私塾/嚴選




3435743acb9eba6a2db1a00e192a7c8c.jpg

劉柳樺(Alice Liu)Profile
* 現任小時光森林咖啡館負責人
* 世新大學大傳系、政治大學智財所跨領域高階人才的培訓班、中央大學管理學院EMBA班畢業
* 曾任大陸台企聯執行副總、法商公司Géant擔任公關及行銷專員
* 仁神術合格諮詢顧問,同時也是將仁神術引進台灣的第一人。

【 魅麗雜誌119期 】封面故事:劉柳樺/用自主做選擇

十多年前,劉柳樺在商場上如日中天,出門常有人搶著接送,餐聚邀約不斷,客戶老闆倚賴她,同窗也對她的成就欽羨不已。然而工作和健康卻突然間接連出了問題,讓劉柳樺高速運轉的人生不得不停下來,讓她重新思考什麼才是對自己最重要的事。

「會踏上身心靈療癒之路,其實是疾病迫使我去學習的。」劉柳樺笑稱:「這個疾病是幫助我拉開第二人生的緞帶,讓我把人生的主導權拿回來,做自己的主人。重新回過頭來看自己,我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


是意外還是選擇       終於停下來 

「因為母親眼睛看不到,父親又是個賭徒,所以我從小就半工半讀,最初的想法是至少要讓母親在親戚面前揚眉吐氣。」從報社記者、到跨國企業公關、行銷顧問,劉柳樺的努力讓身邊的人都看得見,很年輕就買下房子讓家人無後顧之憂。當工作成就到達另一個顛峰時,在更優渥福利的跳槽與創業之間,劉柳樺選擇了後者,沒想到後來卻接到投資的生意被惡意倒帳、團隊夥伴被對方收買的噩耗,於是開啟了漫長的訴訟官司。


然而讓劉柳樺最在意的,不是表面上帳務的損失,更是不甘心被團隊背叛的傷害。就在這個時候,過去忽視的身體病痛也更加嚴重。頸椎出現椎間盤突出,醫師建議換人工關節,然而外科手術風險大,身邊的朋友推薦了許多厲害的氣功、整脊師傅,都沒有辦法一勞永逸地解決問題,朋友們也無能為力,只能在她疼痛時陪著她一起哭。


「當健康有問題時,事業就做得不好、情緒管理也不好。當時覺得人生很絕望,沒有意思。」然而這些考驗還是沒有讓劉柳樺想改變生活模式,一天六次的止痛藥照樣吃、一週五天的醫院檢查及復健行程照樣跑,事業的密集活動依然照常進行,
「直到有一天清晨五點多時,我被身體的激烈疼痛驚醒。當時模模糊糊地摸到橫膈膜處有一個鳥蛋大的腫瘤,剎時完全醒過來。」當天立刻到大醫院進行初步檢查,醫師提醒她,如果確實是橫膈膜腫瘤,可能情形不樂觀,需要有心理準備,並安排她做進一步的檢查。

「當我步出醫院門口時,整個人都陷入茫然的狀態。雖然外面天氣晴朗炎熱,但我卻覺得全身就像被浸到冰桶裡一樣寒冷刺骨,似乎直接被宣判死刑了。」震驚的當下,讓劉柳樺快速回顧了自己的人生,從年輕時的報社記者工作開始,短短幾年間成為跨國集團的總裁特助,除了在經濟上讓家人無後顧之憂,自己也進一步到政大念了智慧財產學研究所,拿到公費到美國史丹佛大學及華盛頓商圈進修。在商圈打滾得如魚得水,達到了一般外界定義成功的人生巔峰。然而這些看起來在商場上已經達到很好的經營指標,但現在回想起來,並沒有內在的經營的部分。


當死亡離自己很近的時候,劉柳樺才意識到:「我這輩子是誰?快不快樂?如果真的準備離開了,我能留下什麼?」於是在很短的時間內,將手邊的工作告一段落,安排好自己的身後事,委託好財務處理,也安頓好母親未來由誰來照顧、分配好公司事務未來的接管經營。


回到自然本質    放自己一馬

將「身後事」都交代清楚後,劉柳樺並沒有回到醫院進一步做檢查與治療,反而將生活重心移到山上,請助理幫忙擋掉外務,只有家人及少數幾位朋友可以聯絡得到她,每天過著種田、發呆、畫畫、看書的日子。把大部分的時間留給自己,每天單純地生活,只做任何讓自己覺得快樂又踏實的事情。

當時的想法很單純,劉柳樺並不是不相信西醫,也不是特別篤信自然療法,只是認為:「如果這是我在人世間的最後一年,我希望有好一點的生活品質,能夠好好地和身邊的家人朋友說再見。」除了接近大自然,找回小時候在屏東山野間生活的快樂,當心情越來越舒展,體力也慢慢恢復時,那個最令人掛心的橫膈膜腫瘤也漸漸摸不到了。

「放自己一馬很重要。」劉柳樺強調:「我現在常常提醒自己,什麼事情都要盡量放下,沒有什麼是非得怎麼做不可的。」也不再讓那些不重要的外在指標鞭策自己,只要可以好好地生活,就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沒想到這個準備和大家好好告別的決定,反而為自己扭轉出新的希望。


疼痛讓壓力被看見     身心靈一體

在朋友推薦的《療癒密碼》中,劉柳樺發現,椎間盤突出的議題通常與壓力有關,也進而聯想到或許自己頸椎不適的原因,可能是被創業夥伴背叛的傷害,於是每天密集地使用療癒密碼清理這個傷害印記,同時到醫院進行物理治療。過去一天吃六次止痛藥還無法緩解的疼痛,過了一段時間居然已經完全不需要倚賴藥物。


改變生活方式後,雖然摸不到橫膈膜腫瘤,但偶爾還是有悶痛的情形,後來進一步到新加坡學習「仁神術」,老師幫她做完能量流,回國複診時發現子宮肌瘤變小,而橫膈膜悶痛再也沒有出現。這些身體上的不適及修復過程,也讓她更深深相信「身心靈」是一體的,會互相影響作用。


當自己真的從這些療癒方式受益後,劉柳樺在國內開始籌備各種推廣活動,也積極邀請國際老師來台上課。「我的心念很單純,只是想要報恩。因為我自己透過這個方法,可以不用開刀、不用忍受過去我看到的那些痛苦的治療過程就能解除不適,所以想把這些簡單的方法分享給其他人。」


啟動療癒之手    在無形中收到回饋

對於劉柳樺來說,以之前的商業學經歷背景,在開課程和辦活動上游刃有餘,但從來沒有想過自己也可以當療癒師。直到有一次到紐西蘭參加仁神術的主辦方會議時,仁神術的接班人David告訴她:「你有一雙療癒的手。」更進一步建議她,不能只把時間花在辦課程,一定要學著直接服務別人。

經過David的鼓勵,她開始了志願服務,只要有人願意給她機會,她就願意服務,除了幫他們進行療癒,也教他們回去怎麼為自己做,將自己定位為教育的傳播者,都獲得很好的回饋。而籌辦各種身心靈療癒課程的部分也非常順利,完全不需要費力在招生上。

劉柳樺回想,或許這也是進行志願療癒的過程裡,無形中和大家累積了善緣。「當我幫助一個人時,我幫助到的是一整個家庭。當我幫助一位太太,她的老公也會變成我的朋友,她的孩子也會變成我的朋友。那些都是金錢買不到的收穫,我很感謝這個過程。」

另一到抉擇關卡    選擇共好生活

跨過生命關卡之後,沒想到又出現新抉擇的交叉路口。劉柳樺笑著說:「先前以為我的生命剩不到一年,除了保留母親的生活費,其他完全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錢花得非常爽快。等到病好了之後,才發現所剩現金不多,剛好身邊的企業家朋友也想找我回去幫忙,這時才是內心天人交戰的開始。再次面臨抉擇,要回到以前的職場生活嗎?還是想要現在這樣過日子?」

如果回到之前的工作環境,雖然可以讓家人有更好的物質生活,卻是用親情相處的時間和健康交換而來。劉柳樺後來選擇延續現在「共好」的生活模式:「在我的咖啡館中,經常舉辦一些讀書會或導讀會,也會到各地教大家,如何將療癒的力量重回自己手中。在這個過程中獲得很多友誼,聽到很多人分享他們的人生故事,也看到好多人在療癒過程的奇蹟。讓我越來越懂得取捨,越來越沒有恐懼。」

對劉柳樺而言,沒有什麼選擇是絕對的對與錯,不同的選擇就會有不同的風景。除了感恩在不同風景中讓自己獲得的各種收穫之外。「現在我仍常常對天使說,『那是我們一起的工作』。如果緣分還沒到,我不會像以前對事情的成敗有很大的得失心。因為當祂覺得這件事是『我可以做、祂願意做』時,事情自然會水到渠成。」

就像劉柳樺形容接下來的計畫,將以森林裡面的老鷹、藍鵲、貓頭鷹跟松鼠的角色,與自己擅長的療癒方法結合,以短劇的方式來表達。「這個實現過程就像我與天使跳一場看不見的雙人舞,跟著天使的節奏一起起舞,共築這個美麗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