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塾/嚴選

 

【莊慧秋 老師】

政治大學心理學研究所畢業,美國紐約社會研究新學院(New School for Social Research)文化人類學研究所遊學兩年;曾任《張老師月刊》總編輯、心靈工坊文化公司企劃總監、社大講師、電視編劇,現為自由工作者。


精彩作品有《樂在工作外:上班族的休閒生活》、《台灣情色報告》、了《寫出你的內心戲:60個有趣的心靈寫作練習》《波麗士大人》電視小說、《酷馬》電影小說等。


長年以來,結合自由書寫與各種心靈探索活動如自由繪畫、曼陀羅、牌卡、即興政治大學心理學研究所畢業,美國紐約社會研究新學院(New School for Social Research)文化人類學研究所遊學兩年;曾任《張老師月刊》總編輯、心靈工坊文化公司企劃總監、社大講師、電視編劇,現為自由工作者


精彩作品有《樂在工作外:上班族的休閒生活》、《台灣情色報告》、了《寫出你的內心戲:
60個有趣的心靈寫作練習》、《波麗士大人》電視小說、《酷馬》電影小說等。他結合自由書寫與各種心靈探索活動如自由繪畫、曼陀羅、牌卡、即興戲劇遊戲等,設計獨門教案,於兩岸帶領心靈寫作課程,深獲好評。



【魅麗雜誌116期】封面故事:莊慧秋 自由書寫 帶著恐懼向前走就是勇氣

一頭俐落短髮,笑聲爽朗的莊慧秋,以自由書寫當作工具,與心靈溝通交朋友。

學的是心理學,卻有創作欲在胸中熊熊燃燒的莊慧秋,對潛意識像田野調查般,步步探索,四處蹲點,幾度叛逃又轉進,總是離不開想更瞭解自己,更深入潛意識,讓生命火花燦爛綻放的追尋,而這股烈焰在遇到自由書寫後,變成穩定而持續的溫暖。

若不是莊慧秋提起,我幾乎沒注意到她的步伐有一點顛簸,右腳小兒麻痺讓她小時候是個不快樂的孩子,她形容自己既自卑又好強,好強,所以不能跑、不能跳的話功課就一定很好。不能跟同伴出去玩,所以用講話來交流,是很愛講話的小孩。不承認自卑,變得極為好強、不快樂,這樣的童年讓我對人不快樂的心靈,有一種想要親近與瞭解的興趣。

提筆寫吧你的潛意識 讓我活用心理學


考大學時,莊慧秋的第一志願就是心理系,進了政大心理系,之後念了心理研究所,同時也進了張老師月刊,一邊做研究助理,一邊在雜誌跑採訪。發現我採訪中學到的東西,比念了這麼多年的國外心理學有趣多了,那時候就一直在思考台灣社會變遷之下,人的心在想什麼。」學術是理論,但唯有真實與人相遇,才能碰觸到每一顆心靈既退縮卻又希望被撫慰的角落。

一做十年後,她開始想從採訪轉為單純寫作,「採訪報導是對方講什麼你就得寫什麼,可是我想創作,寫我自己想的故事。」於是她喜歡歌仔戲,去上了歌仔戲編劇班,又對電影很著迷,去上了王小棣導演的編劇班,文字從莊慧秋的工具,變成表達自己的通道。

摸摸索索到中年,創辦心靈工坊之後,出版了娜妲莉高柏心靈寫作這本書,莊慧秋重新回到對療癒的興趣中,我覺得自由書寫這個方法太好了!自此後我上課都用寫作,再也不教心理學了。心理學講理論,我需要舉一些生活性的例子,但又不知道大家的心靈世界接收到什麼,那大家就提筆寫吧。你寫到了婚姻的困惑,我們就來談談婚姻,你寫到生涯的選擇,那我們就來談談這個主題,於是心理學變得很活。從你的需要出發,你現在關心什麼事,我就從心理學學過的東西裡去找,有沒有什麼可以回應你的需求,這樣的心理學才是最切身的,符合你的需要。突然之間,莊慧秋所學的一切都像拼圖般自動歸位,她找到了最棒的工具,自由書寫幫助她瞭解自己,也療癒別人。

恐懼跟憤怒是生命的力量 你可以找到方法駕馭

莊慧秋分析,探索潛意識有很多方法,最簡單就是相信直覺,你的第一個念頭通常是直覺,第二個念頭開始進行分析。第一個念頭不一定是成熟的、是好的,但它比較沒有被理性分析給污染。我將自由寫作列為表達性藝術治療,藝術是感受性的東西,它比較容易碰到潛意識。


跟潛意識交朋友最重要的地方在於,潛意識裡面不是只有負面的東西,它還有很多正面的東西被壓抑著,莊慧秋說,那些負面的東西需要釋放,以免它傷害自己,你可以把它轉化,還有包括正向的能量可以釋放,夢想、天賦的才華,我們過去把它丟到潛意識裡,因為恐懼自己無法達成這些夢想。

她提到恐懼跟憤怒都是很棒的力量,過去我們害怕憤怒,覺得那是不好的東西,把自己刻意活成一個溫良恭儉讓的樣貌,但當你懂得釋放之後,或許會發現,憤怒是你最有活力的時候當你不害怕憤怒時,反而可以好好運用這股能量,不必再把它丟掉潛意識裡面,這背後都是生命的火呀。把內心一大堆神跟魔鬼都釋放出來,你可以駕馭它們,而不必再壓抑時,生命就會變很有力量。

 跟潛意識做好朋友 中年正是好時機

中年之後跟潛意識交朋友正好,因為該跌的跤也跌過,該流的眼淚也流過,你經歷了這些,身上已經配備了很多武器跟寶物了,現在是找到力量,使用這些配備的時候,過往的經驗讓你變得強大。中年的療癒很重要,因為我終於成熟了,我終於有能力面對童年帶給我的種種。」莊慧秋強調。

人到四十歲以後,逐漸有能量去面對過去,也增進了生命與生命間的瞭解,現在離婚率很高,有人可能從小就認為父母離婚是她很大的傷痛,可是到了中年,在婚姻裡面待了十幾年了,開始知道婚姻裡面的為難,甚至也會覺得痛苦、走不下去了,想離婚……這時你會突然理解,現在的自己一點也不完美,還是會犯很多錯,過去認為父母當時怎麼可以犯的錯,你會釋然。會跟父母間開始有生命與生命之間的瞭解,這一分瞭解是生命療癒最好的階段,你可以跟過去的你面對面,也可以跟過去的父母面對面。


用起始句為餌 在心靈海中勾出潛意識


自由書寫需要練習,一如跟潛意識溝通亦然。莊慧秋說,剛開始會不知道要怎麼寫,所以在課堂中,我會給第一個句子,它只是個起始句,你可以接下去寫任何東西,筆開始動,你腦袋也會開始動。自由書寫很強調當下,因為心情會影響,同樣的起始句在不同的時候,會寫下不同的東西,用這個東西去抓下你當下的每個直覺。


起始句像是釣竿跟餌,拋到心靈大海裡面,此時此刻這個餌會勾出什麼,沒有人知道,有人會勾出快樂,有人會勾出悲傷,有人寫著寫著,勾出了早已遺忘的不堪記憶,但莊慧秋說,「不管是什麼,它就只是代表一個片刻,一個此時此刻的你而已,不代表全部的你。生命是由很多的片刻組成的,所以我們第一步就是要放得很鬆,沒有什麼大不了,小氣的也是你,慷慨大方的也是你,軟弱的你、堅強的你,頭腦混亂的你、聰明伶俐的你……這些都是你,藉此可以看到原來我們是這麼的寬廣,這麼的豐富,不斷在變化,你對自己的瞭解會不一樣,看自己會比較寬也比較鬆。

想要逃避不寫的 正是潛意識發出的呼喚
 

自由寫作會碰觸到我們不喜歡的負面情緒,難免有時會想要逃避想到就很煩幹嘛寫作呢去看電視去逛街都好呀,何苦折磨自己?莊慧秋說,「對初學者來說,我上課時的給的起始句通常很中性,例如『我心中有一個很難忘的畫面』但是每個人心中浮起的第一個畫面都不一樣,有的人就會不想寫,就會說我要再想想有沒有別的畫面可以寫。這樣也沒有關係,但是你要覺察到你寫的不是第一個浮現的畫面,第一個浮現的畫面你可能會逃避這個逃避就是心靈覺察的訊息只是你要察覺到你逃避了什麼對自己的心靈了了分明知道自己在逃避知道今天沒有力氣面對,知道逃避是個清晰的選擇,就一切OK等到有一天能量夠了,也許你會願意去面對你想逃避的事物或者老天爺看不過去了,會逼你去面對。」


有時莊慧秋也會用書寫搭配自由繪畫,讓大家解讀畫裡的訊息她回想起一個難忘的經驗,發生在一次帶喘息服務時,參加的通常是比較年長,不習慣用文字表達的學員,有一個原住民阿嬤來參加,我的起始句是『快樂是什麼』。她先生長年臥病在床,她畫的快樂是一個屁股,她說,我每天只要把我先生的屁股洗得很乾淨,把他照顧地很舒服,這就是我的快樂。她覺得自己活得很平凡。很多人的生命力自己看不見,但是周圍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雖然她不擅長文字,但這一幅畫讓我看見她的質樸生命力,我覺得好棒,好喜歡,非常受到鼓舞。」帶領別人看見自己內心深處的訊息,往往讓莊慧秋也被感染,被滋養,得到回饋。

在自己的世界中埋頭苦 旁人卻看見無比的生命力展現

在書寫的時候,有時因為太低頭進入內在世界,忘了四顧周圍的風景,所以莊慧秋也安排了團體分享,自己看不見的,別人會幫你看見。有人會寫心靈書信給老天爺,寫每天忙來忙去,一切到底有什麼意義呢,感到非常虛無。在團體分享時,她出來分享這篇文章,我問其他人,你們從她的分享中聽到什麼。有人就說,她一直在追尋意義,這個追尋本身就是一個充滿熱情很有意義的事情,有的人說,她一直孤單一個人,我看到她很渴望跟別人連結,渴望連結也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所以透過別人,有時會發現自己原來沒看見的地方。


把紙上寫給自己的私密訊息,讀出來給同學聽,似乎是個很挑戰的關卡,但莊慧秋認為:「如果只面對自己,太安全了。書寫的時候你的能量場是在內在,是在你的心和你的筆,一直在跟自己對話。但是唸出來,是動用喉輪的能量,喉嚨能量一打開之後,可能觸動心的能量,那是感受性。很多人一唸,眼淚就掉下來,因為唸的時候從喉輪觸動到心輪,當感受性湧現,你會發現唸跟寫的感覺就是不同。另一種是觸動到眉心輪的能量,眉心輪是覺察,所以有時候一唸就會懂了自己為什麼寫這個內容,這種明白跟頓悟,不是每次都會發生但我希望大家都可以體會到這種感覺。

莊慧秋從不反對逃避,她相信只要帶著覺察,逃避雖然可恥,但絕對有用,寫的時候可以逃,可以不想內心浮現的第一個畫面,唸的時候也可以,只有你知道自己寫了什麼,唸不下去就跳過去,別人不會知道。但重點是自己要知道為什麼跳過,寫作是要幫你覺察,就是提醒你這個地方你還沒有過去,但是你要知道原因。重要的是透過寫與唸的動作,讓我們覺察到潛意識裡的東西,有沒有讓我們對自己的認識多一點,這是真正書寫的意義。

帶著恐懼向前走 才是真勇氣

潛意識就像潘朵拉的盒子,裡面藏了很多你丟進去不想面對的情緒,但是只要知道這些都是你創造出來的,你一定可以駕馭他們,就可以激發出生命好多力量。


成長跟療癒,都是從看到自己的力量開始,很多時候我們以為自己無力,變得軟弱哀傷,但當我們能夠看到自己的力量,就不會被哀傷恐懼憤怒打倒,一直滋養自己,莊慧秋說,我看到我的恐懼,帶是我帶著這分恐懼向前走,就是勇氣勇氣是,我一邊害怕,腳一邊發抖,但還是一步一步堅持往前走因為我克服我的害怕,這才是勇氣的定義。

透過自由書寫療癒,就是慢慢滋養自己,讓自己的力量變大,以及發覺自己原先沒有看到的力量,讓生命的火燃燒,溫暖自己,照進黑暗的潛意識。
 

自由寫作 TIPS

在表達性藝術治療裡面,書寫是最邏輯性的,所以也是最簡單的、最容易碰觸到潛意識的方法。

 

莊慧秋介紹自由書寫的幾個要訣

工具筆記本與筆

雖然用電腦打字不是不可以,但使用紙筆的觸感能帶來更多專注與療癒。

筆記本可以留存,莊慧秋累積了十多年的自由書寫筆記本,發現生命的軌跡,潛意識早就告訴你了。

環境任何地方

時間十分鐘

心緒紛亂時、遇到重大挫折打擊時、臨睡前與剛清醒時,更是自由書寫的好時機。

再忙的人,也擠得出十分鐘,記下當下心情,真的太忙,五分鐘也好。

進行方式提筆寫就對了

想寫什麼就寫什麼,不要管起承轉合,不要管所有過去你認為好文章該有的條件,通通都丟掉。自由書寫就是不管邏輯,練習讓筆去抓你的心,飄過什麼念頭通通寫下來。

莊慧秋提醒:「理論上你想的一定比你寫得快,所以在寫的時候,如果你在想辦法抓你的念頭的話,應該會寫很快,字會很潦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