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塾/嚴選

謝明杰 老師

˙1972年出生,台北市某私立高職夜間部畢業
˙2008年5月的某一晚,他在窮途末路下開始對神一連串的抱怨,
 竟得到回應

˙目前為身心靈工作者
˙曾經墜入人生失敗深淵,卻殺出荊棘路回來的男人,近年分享經驗和所學,引領上千人卸下包袱,找到力量。
˙《老神再在》系列暢銷叢書作者

 

【魅麗雜誌95期】封面故事:謝明杰

老神 心安就是神在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傢伙,出版社突然願意幫他出書,並且對他說:「你知道這是一條很艱辛的道路,你走上去會遇見許多批判攻擊,你要挺住……」現在他明白了,不管面對任何事、任何選擇,只有心安,才是神的安排。

人都有一個心神,古代稱之為心,現代稱之為靈魂、精神、神識。其實力量一直都在我們身上,只是我們不相信罷了!

當你真的誠可動天時,天地都會回應,重要的是,你聽懂了沒,還是你用頭腦去擋駕,所有的「以為」都是大腦。

內在世界屬於靈性狀態,是一個絕對空間,你說了算,你會得到你相信的,而不會得到你想要的。

八年前,一個三十多的男人,學歷不高,感情不順,找工作處處碰壁,揹著一屁股債,母親摔斷手還反過來安慰他:『不用擔心,醫藥費可以分期。』他用妹妹當擔保人借錢,卻因為無法按時繳利息,害得妹妹信用受損,打電話來氣急敗壞限他三天還錢,電話那頭妹妹的口氣極度不屑,對這個兄長充滿輕視……。


「窮途末路了啊!」他心想。摸摸口袋,還有最後三百塊,買張樂透,買包木炭,中了獎就是上天要放他一條生路,沒中獎就大家再見,既然人生如此這般,老子不玩了!

 晚上,他守著電視看開獎,一如過往的每一樂透,贏家不是他。站起身,按照計畫,把門窗封好準備燒炭,突然一陣憤怒湧上:「我真不甘心哪!我這麼努力打拚,為什麼這個世界一點機會都不肯給我!」他打開電腦,憤憤地開始寫遺書:「我要讓逼死我的人通通感到慚愧!我操!」

 鍵入大大兩個字「遺書」之後,他突然聽到一個石破天驚的聲音從心底升起:「你需要誰來判斷你的價嗎?」

萬念俱灰 萬般放下 出現內心清明的力量 


眼前精壯高大,剃著光頭,兩臂滿是刺青的謝明杰,起這段故事時,手臂清楚地浮起了毛細孔緊縮的小丘:「不管了多少次,每次講到這裡,我都還是會起雞皮疙瘩,不是恐懼也不是緊張,而是感動。」這是謝明杰的親身經歷,「那時感覺一切都陷入境,妹妹的電話剛好成為最後一根稻草。我感到極度望又滿懷愧疚,陷入一種無助無力的狀態,我覺得我盡力了,我付出我努力我不問回收,可是結果是這樣。」


 在那個生死一念的時刻,謝明杰聽見了『神』的聲音,他忘了寫遺書,也改變了往後的人生。「人在萬念俱灰、萬般放下,什麼都不執著的時候,外在堅硬的盔甲剝落了,內在清明的力量就出現了。我把心裡所有的問題,關於人生的、關於愛情的、關於金錢的,全部都一股腦地問這個聲音。當時我在二十八天內寫了十二萬字,根本不知道自己寫了什麼,也根本不知道自己怎麼辦到的,常常第二天早上起來,我看自己昨天寫的東西,根本看不懂,我的腦袋瓜子怎麼可能想得出這些東西。」


人真的可以與神對話嗎?謝明杰十多年前曾看過尼爾的《與神對話》,當時只覺得是一本好看的書,但並不真心信服;他曾經受洗是個虔誠的基督徒,但人生際遇並沒有讓他感到被神眷顧,很長一段時間謝明杰自我價值感低落:「我覺得自己沒有價值,什麼都不是,全世界沒人看得起我,我是個魯蛇,那是一種連我想藏匿,都不被這世界允許的心境。」

 

但在那二十八天的問答完成之後,他覺得整個人脫胎換骨:「我好好休息了一個禮拜,在這七天中,我感覺過去所有的錯誤、罪咎、不被接納……生命當中所有負面的一切,都被弭平了。不管走到哪裡,都感覺後面有一隻手在托著我,我是被祝福與關注的。處在這種至福的狂喜中,雖然依舊一文不名,但好快樂。頭一次我發現,真正的快樂跟金錢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得到一種心境上的安然自在。」謝明杰接著說:「意識轉彎,世界就轉彎了,我開始很好奇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真是我的頭腦造成的嗎?還是我遇見神了?到底他是什麼力量,我不知道。」

 心裡要知道 對自己的認定是什麼 


這部文字先是在網路上引起騷動,後來在因緣際會下出版成書,謝明杰自己也不敢相信。出版社突然跟他簽約的那天,他走出辦公大樓,全身一直發抖:「我印象非常深刻,當時我拿著合約,一路抖抖抖,很激動,找了一家路邊咖啡廳坐下來,點了一杯冰咖啡壓壓驚,然後心裡有一個聲音浮現:『背起你的十字架跟我走。』我說:『好!我的骨、我的毛髮、我的血、我的肉通通給你用!祢愛怎麼用就怎麼用,我不在乎,我願意成為祢的器皿,無條件奉獻。反正最慘的人生我都經歷過了,再來只有攀升了!』 我知道將有很大的事要發生在我身上了,但我不知道會是什麼。」出乎謝明杰與出版社的意料,這十二萬字出版後立刻成為暢銷書,三週首刷銷售一空!之後以一個禮拜一千本的數量一直賣,不斷再刷。突然之間,謝明杰從人生失敗組一躍成為勝利組。

 
「以前的我,每天為三餐拚業績,出人頭地根本是遙不可及的夢想,能找到下一頓飯活得下去就已經是天大的幸運了,曾經自我價值被壓縮到這麼卑微的地步,卻突然之間像被大水澆灌膨脹起來。」大家開始喊他暢銷作家、老師,他受邀到處演講,開工作坊,「其實直到現在,我還是很不習慣『作家』這個名詞,甚至被喊『老師』我也很不自在,不是因為自卑,而是我覺得『家』與『師』,都必須要有很深厚的底子,要有很多修為與研究,我根本只是半路出家。後來我知道我管不住別人的想法與嘴巴,但我自己心裡很清楚我對自己的認定是什麼。」

 
謝明杰的際遇,看起來奇蹟般幸運,但現實中的考驗此刻隨之而來,「我承認,出書後的頭半年我有大頭症,就像脫水蔬菜泡到水裡一下子膨脹起來,可是直到有一天我問我自己:『你這麼驕傲是覺得沒有人比你更厲害嗎?你是在跟誰比所以你覺得自己可以驕傲?』 後來我發現那純粹只是一個獲得從未玩過的新玩具的心態,那是一個得到新玩具的心情。」他聽從心底的聲音,讓自己回歸平淡,搬到台北近郊的山上,遠離人群,開始過每天與土地接觸的生活。

 除了虛榮心的試煉,很快地謝明杰遇到一個心儀的對象,感情的試煉又讓他再度陷入低潮。「生命當中如果有什麼挫折或破裂,多半都是代表有什麼功課要做。遇到情愛上的關卡,又引發了我更多的問題,第二本書就這樣出現了。第二本寫完後我終於明白,從頭到尾,這只是一個自己幻想出來的迷戀戲碼,跟對方一點關係都沒有,純粹只是我跟自己的幻想戀愛。」有「奇蹟」加持的日子,功課非但沒有減少,反而是更多人際關係與感情、金錢的試煉,讓謝明杰不斷經歷「明心見性」的過程。 

心神安定 無法欺騙自己的精神力 


奇蹟之後謝明杰怎麼過日子,是我們好奇的重點。人生種種問題不能光等奇蹟解答,一個與神對話過的人,怎麼活出自己的方向,而不是養成依賴?謝明杰說,「我們台灣人說老神在在,就是心神很安定。人都有一個心神,不管你是信仰宗教或只信仰科學,人都無法欺騙自己內在就是一股精神力。這股看不見的力量,古代稱之為心,現代稱之為靈魂、精神、神識,其實力量一直都在我們身上,只是我們不相信罷了!」



 謝明杰第一次與神對話時,他也不知道自己遇到的力量是什麼,「我在寫第一本書的時候,以為我連到的是那個開創宇宙的造物主,後來才發現,神既是真實的,也是不真實的。真實是因為人人有神識,不真實是因為從來沒有人看見過祂。現在我知道了,神是把自己化整為零,早就安在我們每一個人心裡,我們不只是肉體而已,我們會思想、有感覺,我們內在有各種屬於「神」的特質,聖經上說:『神用自己的形象造人』,因此每一個人都具有神的創造力和感知力,我們是縮小版『具體而微』的神,每一個人都具有清明的神識,都可被教化去開創奇蹟。」


 謝明杰現在已是心靈老師,五年來工作坊的學員累計超過一千多人,他的修行道路的獨特在於,通常我們是先有『修的心念』才有行動,而他是先經歷了『外部的變動』才開始知道『修的心念』在哪裡、方向為何,可見修行不論由內開始或是由外啟程,都能達到那應許之地。聽見『心』的聲音到底難不難?他說一點都不難:「不是我具備什麼特殊能力,這個能力其實每個人都有,就一個『誠』字,對自己『誠實』!誠實到你願意無條件『相信』自己。當這個『相信』真的誠可動天時,天地都會回應你。重要的是,你聽懂了那回應沒,還是你習慣用頭腦去擋駕:『哎喲,這應該是我的胡思亂想』、『這不合邏輯不太可能』……所有的『以為』都是大腦,是小我。」

在泥土中實修 心因受苦而軟化

不同於許多看來仙風道骨的靈性老師,謝明杰的外型相當粗曠,由於經常上健身房,練就出一身的肌肉,還喜歡武術與射箭,甚至會罵三字經,他說,修心修行不是不染塵埃,而是扎實用身體在泥土中翻滾、在生活裡落地的「實修」。只有當人生處處碰壁,撞牆,我們再也無法用頭腦想出一條解決之道時,才會想要問心問神。謝明杰的書中有一段神對他說的話:「你的心終於因為受苦而軟化。我只是幫你一個忙,讓你的小我看見更大的那個,但你當時還不知道,那個更大的其實就是你自己的靈魂與神識。」

謝明杰告訴我們,心中的神識,接通的是靈性世界,如果腦袋一直用二元世界的物質觀去分析,就會在靈性世界中撞牆,只有放下小我的執著和分別,讓直覺引領,才是心想告訴我們答案,「對的事情不一定有道理,有道理的事情不一定對,但順著內在直覺認為對的事情去做,最後結果往往就會是對的,有沒有道理不重要,道理經常都是我們的制約思考。內在世界屬於靈性狀態,是一個絕對空間,你說了算,你覺得怎樣它就會怎樣,只受你的思言行的控制。你會得到你相信的,而不會得到你想要的。」


能聽見心的聲音,能在生命中遇見奇蹟,並不是一張寰宇票,表示從此人生一路暢行無阻,我們會因為聽見心的聲音,明瞭自己是誰,此生所為何來之後,遇到更多試煉。試煉是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瞭解試煉不是來阻擋、絆倒我們的,而是千錘百鍊我們的心性,讓我們更加堅定、更加謙卑,更能夠品嘗活在當下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