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塾/嚴選

a0b5035afb7d566738596941aa8c6e15.jpg

Koshu 嚴國航 老師

音光調頻師與生活實修者,擅用光語及音光共振頻率將人帶入深度意識中,使用藍道瑪琴,頌缽,煉金水晶缽,銅鑼,泛音方式,帶來共振式調頻音樂,藉由音光調頻,協助生命的成長與轉化。

 

每個人和宇宙都有諧和比率


從小對聲音特別敏感的嚴國航,享受生活,喜歡衝浪,是個很陽光的大男生。

「聽,是我們天生的本能。聲音,對我而言是最方便的工具,我想,如果能透過聲音去突破我的想像,那其他的限制,就能試著去打破。」就好像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我們在宇宙當中誕生,只要找到和我們對應的頻率,就能回歸大自然裡的律動,調和我們與天地之間的氣息。「身體上能量清理,就像是去醫院看場病,最重要的,還是找回心念當中的病根,知道生病的主因,才能回復原本的平衡,拋開頭腦,將身心交給頻率。」

天地和我們之間存著神秘的管道,從內心可以對宇宙發聲,從共振當中追回我們體內失去的諧和律,嚴國航也找到適合他的溝通工具:「光語」和「藍道瑪」。

藍道瑪智慧鍵盤  音療初體驗

幾年前的嚴國航在參加音樂高峰會時,才首次接觸藍道瑪,「當天有朋友拉肚子,我們用現場三D氣場儀器掃描身體,螢幕顯現朋友肚子正在發炎,我們轉到隔壁,直接將藍道瑪用耳機讓肚子聽音頻,回去重新用儀器檢測,發現發炎居然消失了。」


一台藍道瑪超過十公斤重,嚴國航笑說拜它之賜才能搭小黃,定價六十多萬,台灣只有極少數人彈奏過,如果沒有貴人好心的贊助,他也不會有這種機緣。「藍道碼有很強的治療頻率,好像把能量透過放大鏡直射進入我的身體,我用藍道瑪清理身體精微的阻塞,那種感覺好像啟動了任督二脈,全身被打通,能幫助我回復到和諧平衡,我有位愛搞怪的朋友,每次隨便大力亂彈我的鍵盤,我會立刻全身攤軟。」

這套系統雖然針對身心療癒,但卻充滿科學性,建立在聲音幾何學的基礎上,並進行許多電腦輔助,仿照微宇宙裡大自然的音樂性,運用科學精準設計而成的聲頻矩陣。簡單說,藍道瑪是將音樂共振、數學、色彩的相互關係串起來,它將文字、物質與精神精算後,轉化為有聲的音頻,讓我們體驗宇宙的自然和諧。

嚴國航想起他曾經看過《黃帝內經》裡記載:「五臟有聲,聲各有音,人有五音,聲音相和,則無病。」剛好符合藍道瑪音頻的說法,聲音表達雖然因人而異,當我們能聽見,才能找到力量。

因為身體好比大音箱,只要能藉由身體和宇宙產生共鳴,就能釋放體內阻塞的情緒,舒緩身體的病痛,透過諧和的音頻,能到身體有缺損地方進行修補。在藍道瑪智慧鍵盤中,你可以聽見意想不到的聲音,有針對地球設計出的頻率,會對天災地變具有平衡舒緩的功能,也有對太陽設計出的頻率,有益於萬物生長的平衡。

閉眼   耳朵自動開啟

雖然嚴國航喜歡嘗試新穎的樂器,但是他建議我們也可以試著把儀器丟掉,用本能去聆聽。「當你把眼睛閉上,就對聲音特別敏感。」

「我在捷運上,看過一位媽媽帶著小貝比,貝比只懂得咿呀,媽媽卻知道他的需要,直接幫他把鞋子脫掉,嬰兒稍稍安靜,接著又不安分咿呀,媽媽聽懂嬰兒想要把襪子也脫掉,便輕聲責問怎麼不一次說完,便把襪子也脫掉,這時小貝比似乎覺得滿意,便安靜下來。」這位嬰兒聲音中的訊息,跟站在不遠處的嚴國航,耳朵所聽見的訊息毫無差別,不透過語言文字的表述,外人聽起來毫無意義的聲音,「其實只要用心聆聽,我們都可以像那位母親,有本能去分辨出聲音想傳達的訊息。」

來自單親家庭的嚴國航,從小和離婚父母共處同一屋簷下,「那時的我很不開心,父母彼此不說話,我成為傳聲筒,他們藉我來傳話,剛開始我如實傳達,經過幾次被責罵經驗,才發現聲音好比雙面刃,有些話該說,有些話不該說,你要聽出虛實。氣話會造成嚴重後遺症,有些話只是紓解一時情緒,慢慢地我會分辨音頻高低。聲音也需要察顏觀色,才能辨別細微,只要情緒意念不同,就會有不同的音頻,任何聲音裡,都藏有精微的能量。」

「一直等到高中,爸媽之間的爭執,演變成為法院的被告和原告,我和弟弟是證人,那時我突然領悟到,人生不論開心難過都是一天,我想要開心過日子,音樂滋養了我,從聲音中尋找到正向能量。不清楚我背景的朋友,覺得我應該出自美滿的家庭,壓根不知道,我一直都是低收入戶。」

光語  用聲音連結大宇宙

除了藍道瑪,任何找到能量的方式,都深深吸引嚴國航。高中老師帶他看心靈書籍,讓他參與個案體驗,在一次親身體驗個案的當下,老師在他旁邊說:「他們來了!」他反問:「誰來了?」老師再問他:「你有心絞痛?」這個問題根本就沒人知道,當時他牙齒打顫,不覺得冷只是全身在發抖,老師再問:「你的臍輪是一個非常弱的地方。」他這才想到他當年的腹膜炎開刀,那個地方剛好就是開刀收線的地方,他感受身後有股流動冰冷的能量,在脊椎波浪般流動。

他回想和高靈連結的經驗,「我常不自覺地發呆,把自己放空的過程,對我來說是容易的事,只要放空,就能跟高靈連結,身體很聰明,會主動幫我們接收腦袋沒有辦法接收到的訊息,只要你能夠敞開並相信,大膽把身體交出去。」在一次偶然的機遇,他參與聲療老師 JIRO的光語工作坊,老師看出他有聲音的天分,幫他把光語的開關打開,他開始會說光語。

「身體會知道,他們來了,他們走了。」「我幾乎從深夜發問到天亮,充滿困惑和好奇。」剛會說光語頭兩年,他只會說,並不明白說的內容,只好拿家人和周遭的朋友做實驗,一直到幫媽媽做清理,「我要媽媽放鬆,試著閉眼靜心,那次才真正聽懂自己說的光語,我心和我口有兩個重疊聲音,要媽媽不要壓抑,媽媽聽不懂,但是身體感收到,整個過程,她一直哭一直哭,後來她整個大解放,身心轉變得很輕盈。」

「其實,就算不透過光語,整個大自然都能和身體溝通,並相應連結的,只要是出自尊重,專心聆聽,你會找到溝通的管道。」有次朋友內心焦慮找他求助,嚴國航要朋友放鬆,藉著共振的樂音,當晚朋友的困擾就輕鬆解決了。自然宇宙的運行,有著一定的律動和節奏,人體各項生理反應的進行,包括荷爾蒙的分泌、適應新環境細胞的分裂,也會隨著四季及日夜的運轉,而波動起伏。

身體有節奏律動  解放內心的苦

「我有次極痛苦的經驗,當時我決定不去抗拒,選擇留在悲傷裡。我想不只是我,每人心中都有創傷,有沒有修行的差別,就在於你要跟著情緒走,還是觀看情緒,願意讓自己在痛苦中,找到機會去淨化提升自己的靈魂。」

嚴國航最後決定去觀看,「我們今生所學,最終還是必須去處理生命,面對現實上的困難,當我們身心卡住,頻率不能流動,其實是很辛苦的,但是身體會想辦法。那時,我感到全身散發出一股一股的波,開始打顫,我就是很痛,忍不住狂哭,體內的波動,很像音樂當中的聲律,有無相生,有聲和無聲,相反相成,一有一無的振動,身體用著它的節奏律動,幫我解放出內心的苦。」

「從原本對聲音感興趣,到使用音樂來清理,發現各式各樣的聲音,對於身體都會有不同的影響,我這才明白,原來以前的音樂家,琴聲是傳達出的是他們當下真實的感受,而不是單純的曲子。」嚴國航說自己以前聽交響樂,從來沒有體驗到「感動」這回事,一直到耳朵被打開,「當我騎著單車,身後傳來的風聲與草聲,會自然成為一首首有畫面的交響樂章,聲音對身心的效果,往往比語言文字,更加直接迅速。這不是透過看或念頭,而是單純感受,這就是物我之間和諧共振的力量。」

用心感受  萬物靈動

嚴國航幫聲音做過一個實驗,「我在畫廊帶領團體,要大家面對我,背對著畫,我用聲音唱出畫的感受,他們沒有人看見畫作,但是所有在場的學員,都感覺到我聲音中的表達,畫出來的畫,都有聲音中要表達的元素。幾乎 可以說,只要是我們的意念,都能夠透過聲音來傳達,聲音蘊藏存載的能量,遠超乎我們的想像,宇宙之間的一切,也能透聲音頻率來互動。」

藍道瑪就是協助我們找到宇宙的和諧,我們全身上下的頻率,都能找到相應的弦音。 「每次看見朋友垂頭喪氣走到我面前,經過音樂的共振調整頻率,回去時轉身變成一個亮晶晶的人,只要我們能將意念放進聲音裡,就可以轉化成能量,進入身體滋養撫慰我們。心念無比強大,你發了什麼樣的願,就會遇到什麼樣的人,我接的個案遇到的問題,我幾乎都遭遇過,彷彿我快了他們一步,等著他們來和我相應,這就和我當初許下的意念,有密切相關。」

還很年輕的嚴國航,人生正要開始就得到許多貴人相助,他說眼睛閉上,用心感受,反而看見全新的人生,體驗更深,「我第一次看米羅抽象畫,根本一頭霧水,試著閉上眼睛,伸出手,隔空去感受畫的溫度,內心浮現出畫的意境,我去看解說文字,居然相差不遠,眼見不一定為真,就像用手去感受畫的能量,才真正讀懂了它,真正有感受,才能去領受自然之間存在的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