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魅麗

首頁 精彩魅麗 > 名家專欄Column > 【84期】姚謙_忠於自己的初心

【84期】姚謙_忠於自己的初心

【84期】姚謙_忠於自己的初心

對音樂的「愛」與「不愛」,這些年總是在心中辯論著,總是期待朝著「愛」的方向,但是又不能迴避掉「不愛」的練習。於是當我想明白了那些年來,在音樂路上所面對的辛苦,其實都不是音樂本身的問題,而是我心境上的問題時,一切都清晰開闊

文章出處:魅麗雜誌84 2014/09/01

 

一個人的情竇初開,一生只有一回,卻早已被情歌重複使用千百回。熟年後面對愛的考慮,我們也有權力選擇「不愛」!

從事流行音樂多年,從唱片時代跨越到現在的數位時代,我非常感謝流行音樂在生命中給予我如此豐富的經歷。雖然在途中,有大半的時間都是在痛苦地處理著音樂產業上的問題,不過,也因為那些失敗與失落的經歷,讓我更瞭解自己,也瞭解這個時代,同時學習謙虛地再定義自己的存在價值。


不能迴避「不愛」的練習

創作是快樂的,它不斷地驗證自己的感受,也對照出自己與人群的關係。是的,音樂依舊是我最重要的一份愛好,十年前隨著音樂產業的轉移和過渡,我的生活也演變成台北與北京的雙城生活,一晃己過十年。隨著年紀的增長,到了中年之後想明白了一件事:自己的愛好,切莫以職業的角色去對待,惟有不強設目的開放面對,才可不受過往榮辱所限,方可自在其中。

對音樂的「愛」與「不愛」,這些年總是在心中辯論著,總是期待朝著「愛」的方向,但是又不能迴避掉「不愛」的練習。於是當我想明白了那些年來,在音樂路上所面對的辛苦,其實都不是音樂本身的問題,而是我心境上的問題時,一切都清晰開闊了。今後我還是可以有感地聆聽音樂或創作,而且可以不再因為年紀和預算,限制了自己的創作與想像空間。

中年了,這個時候的我應該更開放自由地聆聽,同時也可以在沒有任何商業顧慮之下,去瞭解更多愛音樂的人、或者去支持喜愛創作的人。因此近兩三年在音樂上的邀約,我回歸到自己直覺上的願意與不願意,以及想與不想的思考上,去決定是否接下眼前的邀約,更忠於自己的初心而為。

曾經在唱片時代因為種種原因,使人誤以為主流都是面向著青少年文化。於是一再聽到音樂老人們總是把自己喬裝成青少年的姿態,寫著低於自己年齡心智的歌曲,以為這是迎合著聆聽者主流的品味。我也曾如此。幸好這十年音樂產業的大變化讓我清楚地看到,在每個年齡階段其實都應該有不同心態的創作,供不同人的理解。每個年齡階段都有喜歡音樂創作的人,在不同年紀,都應該有著貼合自己思維與年紀的音樂作品。

 

更多精彩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 84/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