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魅麗

首頁 精彩魅麗 > 名家專欄Column > 【88期】夏珍_與人 與我 與世界對話

【88期】夏珍_與人 與我 與世界對話

【88期】夏珍_與人 與我 與世界對話

殺人殺到變態,就能減輕其刑,朋友問,「為什麼?」答案一點不玄疑,「因為那是神經病!」會有這段莫名其妙的對話,因為我正在看偵探推理小說。

夏珍 滾滾紅塵打敗年紀

文章出處:魅麗雜誌88 2015/01/01

 

與人  與我  與世界對話

小說家回溯歷史,竟有著驚人的預示能力,四十七年兜一圈,回到原點。

時間,我們已經給了時間這麼長的時間,時間,給了我們什麼?

 

殺人殺到變態,就能減輕其刑,朋友問,「為什麼?」答案一點不玄疑,「因為那是神經病!」會有這段莫名其妙的對話,因為我正在看偵探推理小說。

 

都說甲午兇年,彷彿真有這麼味道,台灣從二○一四年初事就沒停過,政治有三月太陽花學運、四月林義雄絕食、到十一月底九合一大選,我們熟悉的所謂藍綠政治版圖丕變;社會有五月捷運殺人事件、七月澎湖空難、九月開始的食安風暴;中間還有數不清的「怪事」,比方說,教育部長論文抄襲、勞動部長緋聞、九把刀劈腿後還有阿基師的「摩鐵事件」……台灣事多,國際事也不少,從伊斯蘭國(ISIS)瘋狂屠戮到伊波拉病毒……,當然,不能忘記和我們最近的香港七十五天佔領。

 

 

佇立於瘋狂與理性界線

 

感嘆「這一年,過得真不容易。」為了讓自己心腦都喘口氣,一股腦栽進偵探推理小說裡,為了放鬆也為了冒險──儘管只是紙面上的歷險。三本小說風格迥異,分別是:《13.67》、《暗店街》、還有《利馬古書商》。

 

「四個月前,我完全沒想過,我們這個城市今天會是如此模樣,佇立於瘋狂與理性界線上的模樣。而這界線逐漸模糊,我們漸漸分不清楚什麼是理智,什麼是瘋狂,什麼是正義,什麼是罪惡,什麼是對,什麼是錯。」這段話,說的不是台北,而是香港;說的不是此刻的香港,而是一九六七年左派暴動事件時的香港。小說家回溯歷史,竟有著驚人的預示能力,四十七年兜一圈,回到原點。時間,我們已經給了時間這麼長的時間,時間,給了我們什麼?放下小說,香港佔中清場,我彷彿跨越時空在香港走了一圈,淡淡的哀傷。「13.67」不是暗碼,是警探的編號。暗碼,在《利馬古書商》裡。

 

一個抑鬱而瘋狂的謀殺

 

「對他來說,書籍是苦惱的記錄,見證了人類總是汲汲於轉化,或者毀滅所有事物,只為獲取重新開始,橫在我們眼前的也是一種矛盾的焦慮,因為書籍負責維持傳統和傳遞文化。……在那個(書)世界裡,所有的事物跟表面不同,充滿連續的扭曲、錯誤、偏執的巧合,在他看來卻是最清楚明晰。」所有的秘密都在文字古籍裡,所有的解碼都要透過文字古籍。

 

這是一個極度抑鬱而瘋狂的謀殺故事,因為愛與孤寂而心智扭曲的古籍收藏家,企圖循著文字與書的密碼,讓世界回復秩序,圍繞在他身邊的人,如幽魂般聽著他訴說飽含密碼的故事,其實只是想逃離自己的故事。心魔,是文字可以驅離的嗎?

 

無可避免,我想到的是鄭捷。對,就是那個滿身他人鮮血的大孩子,沒有人探測到他的靈魂究竟漂泊到哪裡?現實世界與他的心智落差太大,文字未能給他救贖,而我們紛亂的世界,似乎已經忘了他。

 

更多精彩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 88/1月號】
更多精彩文章,請上魅麗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