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魅麗

首頁 精彩魅麗 > 相遇魅麗 Others > 【89期】發行人的話_讓身體說說話

【89期】發行人的話_讓身體說說話

【89期】發行人的話_讓身體說說話

說是聲音課,但每次上課對我來說總是豐盛滋養的靈魂洗滌,這時我才意識到如今我們如何深受文明束縛。我們再也不敢隨便出聲,隨便唱歌,隨便說話。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發聲就為了說話,要言之有物,有條理,說別人喜歡聽的,不可以肆無忌

讓身體說說話

文章出處:魅麗雜誌89 2015/02/01

2013年為了演音樂劇,我再次開嗓練唱。自從生了兩個女兒之後,就沒有把唱歌當一回事,只有偶爾晚上孩子不睡覺時,拿起吉他彈彈唱唱哄哄她們。家裡的鋼琴,一年也彈不上幾次,我的手指僵硬,聲帶也不如以往,換句話說,童年最大的興趣,已被母親這個角色給漸漸拭去。

 

還好,那次上台再展歌喉,把我對唱歌的熱情重新找回來,現在,我每天沒事就咿咿呀呀大聲歡唱,活像個不受文明束縛的野蠻人,而這種感覺,真是棒透了。

 

當時劇團特別找來一位著名的毒舌歌唱教練馬任重老師,他不斷告訴我:「佩霞,你就大聲唱吧!別管那麼多,大膽放聲唱吧!不要修飾,不要用過去的美聲,那太無聊了,就用你最原始的聲音,大聲叫出來吧!」

 

這對我們這種曾經是專業歌手的人來說,不修飾、大聲唱出來是件很恐怖的事。一怕傷嗓子,二怕成了公園裡唱卡拉OK的阿婆,聽了讓人白眼後翻。在老師長達半年的鼓舞,終於慢慢的我可以放下束縛,放開嗓子大聲高唱。

 

之後,我又再次探訪曾經受邀「與大師對談」荷蘭籍的溫馬克老師,由於研究泛音多年,有瑜珈修煉的背景,加上博士論文是各種人聲的研究,於是,很快地我就決定加入他的團體。然而最過癮的是,我們常常讓自己活像身形不協調的靈長類,盡情發出各式各樣,不知是禽是獸,還是蟲的奇怪聲音。

 

說是聲音課,但每次上課對我來說總是豐盛滋養的靈魂洗滌,這時我才意識到如今我們如何深受文明束縛。我們再也不敢隨便出聲,隨便唱歌,隨便說話。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發聲就為了說話,要言之有物,有條理,說別人喜歡聽的,不可以肆無忌憚地亂講,講錯還要被羞辱被懲罰。人類最自然用聲音疏解情緒的權利,已被剝奪,不復存在。

 

單純發出想發出的聲音,不管好不好聽,合不合理,喜不喜歡,可以嗎?當身體自由擺動,任其發音、吟唱、亂唱、亂語、亂叫,煩惱自然拂袖而去。因為該唱的唱完了,想說的也說完了,身體舒坦,再大的問題也就不再是問題了。只要你願意,其實,要讓身體快樂起來並沒有那麼難。

 


更多精彩
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 89/2月號】
更多精彩文章,請上魅麗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