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魅麗

首頁 精彩魅麗 > 名家專欄Column > 【89期】王溢嘉_抓猴到討客兄

【89期】王溢嘉_抓猴到討客兄

【89期】王溢嘉_抓猴到討客兄

與「抓猴」相關的「討客兄」,專指已婚婦女搞外遇,其中的「客」字讓人聯想到客家人,源於台灣早年的閩客械鬥,有人認為「客兄」有侮辱客家人的嫌疑,從過去閩客恩怨去考證。

王溢嘉_抓猴到討客兄

文章出處:魅麗雜誌89 2015/02/01

  

所謂「滄海桑田」,人世間的很多稱謂與事態,也許本來就是如此吧!


我小時候住的地方龍蛇雜處,夜裡經常有如獸的喧嘩聲,記得在某個夏夜,忽然看見兩個男人怒氣沖沖地從我家門前急行而過,轉進前面的一條巷子,後面跟著一大群男女,多是湊熱鬧的街坊。母親好奇問發生了什麼事?對方壓抑卻興奮說:「要去抓猴!」我當時雖還懵懂,卻也立刻領悟到某種不可告人的生命真相,將要被揭發。

 

抓猴

為什麼抓的是猴子

 

我好奇等待,經過一二十分鐘,原先那兩個男人又凜然地揪著一個用外衣遮臉的女人轉出巷子,從我家門前急行而過。跟母親說話的女性鄰居瞧我一眼,低聲對母親說:「真是丟人現眼啊!破門而入時,兩個還抱在一起!」我趕緊默默地轉身入內。「抓猴?為什麼抓的是猴子?」腦中一下子浮現兩隻抓耳搔腮的猴子,心中感到納悶。

 

才一轉眼,我已成人。有天看到一個怪字「鱟」,好奇翻查資料才知道,牠是早已滅絕的三葉蟲近親,在地球上生存了五億年,如今在台灣、福建、廣東沿海依然可見其蹤跡。兩千多年前的《山海經》就提到:「鱟魚形如惠文冠」,西晉郭璞注《山海經》時說得更詳細:「鱟形如車文,青黑色,十二足,長五六尺,似蟹,雌常負雄,漁者取之,必得其雙。」唐朝的大文學家韓愈在被貶到潮州時,除了寫過一篇〈祭鱷文〉,還寫了一首〈詠鱟詩〉說:「鱟形如車文,背眼相負行。」

 

鱟的特性是形體較小的公鱟,總是攀附在母鱟的背上,漁民出海抓鱟,一抓就是一雙,被撈上來時公母還「緊緊抱在一起」。也許就是這個特性,台閩地區以前把「抓姦」稱為「抓鱟」,它其實是個生動的比喻,因為「抓姦」除了「在床」外,還必須有不容狡辯的鐵證,而「緊緊抱在一起」就是鐵證如山。又因為閩南語的「鱟」與「猴」發音近似,「抓鱟」竟慢慢演變成「抓猴」了。

 

海中鴛鴦

夫妻本是生死相許

 

但我覺得在這場不名譽的混戰裡,不只猴子受到「池魚之殃」,鱟更是蒙受「不白之冤」,因為鱟素有「海中鴛鴦」之稱,在被捕撈上岸時,公母還「抱在一起」,正表示恩愛夫妻的「生死與共,不離不棄」,應該讚嘆:「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才對,怎麼反而用來形容背叛婚姻「姦夫淫婦」的醜態呢?真是天理何在?

 

與「抓猴」相關的「討客兄」,專指已婚婦女搞外遇,其中的「客」字讓人聯想到客家人,源於台灣早年的閩客械鬥,有人認為「客兄」有侮辱客家人的嫌疑,從過去閩客恩怨去考證。但「客兄」其實是台語「契兄」的誤讀與誤寫,「契兄」指的是「義兄」或「結拜大哥」;而已婚婦女把她的姘頭說成是「契兄」,就跟已婚男人把他的小三稱為「伙計」(男人搞外遇台語稱為「飼伙計」),基本上都是為了掩人耳目,其中的「苦衷」大家也都可以理解。

 

 

更多精彩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 89/2月號】
更多精彩文章,請上魅麗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