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魅麗

首頁 精彩魅麗 > 封面故事Cover Story > 【94期】封面故事_Elisa Lodge 活水泉湧的女人秘密

【94期】封面故事_Elisa Lodge 活水泉湧的女人秘密

【94期】封面故事_Elisa Lodge 活水泉湧的女人秘密

我們用太多腦袋,不太用心,或是我們的直覺。我們不相信直覺,我們不相信自己,這都是被制約了,當事情明擺在眼前我們選擇視而不見,因為我們不知道如何使用。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封面故事 Elisa Lodge 青春

 

文章出處:魅麗雜誌94 2015/07/01

 

活水泉湧的女人秘密

 

訪問Elisa的過程中,我心裡一直哼唱著這首歌:「永遠年輕,我想要永遠年輕,你真的想要長命百歲嗎,我想要永遠年輕。」

 

兩個月前,信箱收到一封郵件,有一個名為「神聖面具」的課程,將要來台北開課,帶領老師是今年七十九歲的Elisa。我點開檔案,盯著電腦銀幕中的照片,傻眼了五秒,這是開玩笑吧?

 

這位纖細輕盈,充滿活力的女性Elisa,今年已經七十九歲嗎!她簡直帶給所有女性希望及力量,七十九歲,依然可以明豔動人,永遠年輕,比任何產品代言人都還有說服力。我決定去體驗「神聖面具」課程並且訪問她,想知道她怎麼保有這股女性能量,青春永駐。儘管笑我膚淺,沒關係,探索身心靈內容,身體健康美麗有活力,也很重要不是嗎!

 

活在球上的女人

青春活力呼吸如風

 

終於等到開課的日子,走進教室只見滿地彩色瑜伽球,像是給大人的遊樂場。我看到Elisa檢查每一顆球充氣的程度,手腳敏捷,腰桿有力,體態勻稱,更不要提她的笑容,像聚光燈般閃耀,當她望向我露齒一笑時,我有種無法移開目光的眩惑,完全忘記她的年齡,甚至心還跳漏了兩拍。看著她,很難不想:「以後我也要像她一樣!」

 

課程開始,Elisa要我們每人挑一顆球坐上去,接著很自然地,整間教室的人都開始坐在球上跳呀跳的,越跳越開心,孩子似地笑逐顏開,發出種種驚呼聲。Elisa帶我們在球上蹦蹦跳跳做各種動作,她說自己是活在球上的女人:「這就是我青春常駐的方法,我做什麼都在球上,我可以在球上聊天,看電視,做伸展運動,你的尾椎會開始充滿活力,氣脈會從海底輪開始上升。」她帶領我們呼吸,像風一般發出吸吸呼呼的聲音,霎時間教室颳起陣陣強風,接著我們在教室中跑來跑去,對彼此嘶吼,大叫,原來我們可以這麼輕易地發出吼叫,心中所有陰霾都喊出來了,有人開始喊得聲嘶力竭。戴上面具後,Elisa引導我們奔跑,嘶喊,淚水開始不聽使喚地流下,很多積壓隱藏的東西,被清除了。

 

還有精彩的「WOW」,這個神奇的單音,可以像唱歌似的高高低低,唱個不停,「WOW」可以很憤怒,可以很驚喜,可以非常嬌媚,我們玩著自己的聲音,充滿訝異。原來這就是Elisa活力的泉源,她對我眨眨眼,像揭露了某個宇宙深不可知的祕密,但又如此單純。

 

奇蹟早已發生

你就是自己找的那個人

 

Elisa一直這麼美麗,活力充沛嗎?「不,我曾是個受傷很深的孩子。小時候我有嚴重的皮膚病,大家笑我是痲瘋病人,所有小朋友都不願意接近我,他們排擠我,作弄我,我過得非常痛苦。」但有一天,Elisa站在房間的鏡子前,戴上了一個醜陋的萬聖節面具,她開始大吼大叫,把心中的憤怒悲傷全部吼出來,「我突然感到一股能量從體內湧現,充滿了我的四肢,我感到溫暖,不再悲傷。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力量,但我發現了醜陋面具的神奇,更奇妙的是,這股能量出現之後,我的皮膚病好了。」

 

後來Elisa當了選美皇后與專業演員,她變成一個美女,受到喜愛,聽起來像個奇蹟,「這是個醜小鴨變天鵝的故事。也促使我走上靈性研究的道路,我領悟了這世界一切都是個遊戲,我們每個人都在扮演某種角色,都戴著面具。面具給予我們無限的可能性,但是我們往往入戲太深,以為自己只有這一個角色可以扮演,錯了,你可以換不同的面具,扮演不同的角色,我以前以為自己只能扮演受迫害的小女孩,但透過那個醜陋的面具,我的角色改變了,我的生命也改變了。」

成為專業表演者,讓Elisa明白人可以變換角色,受害者性格,充滿自憐,或是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覺得自己不夠好,這些藏在心底根深蒂固的信念,都只是角色而已,都只是面具,Elisa說:「如果有人批評你,你也可以看出這只是對方的一張面具而已,他們想保護自己,所以藉著讓你感覺自己錯了,讓你感到渺小,來讓自己感到有力量,這只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方式,看出這一切都是人性的小遊戲罷了。」

 

知道生命是個用來享受快樂的遊戲,療癒就開始了,Elisa說她的改變即刻發生,而不是經由不斷學習才得知改變自己的方法,「我從一個階段像直升機般立刻跳到另外一個階段,這表示所有的一切早就已經存在,等我去發現。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是這樣,你想要的一切,早已都安排好在某處等著你,你以為這是奇蹟,其實奇蹟早就已經發生了,你就是那個奇蹟。只是我們把奇蹟藏起來了,或是我們被制約了,以為奇蹟需要去找尋或祈求,以為奇蹟藏在大師那邊,藏在聖人那邊,甚至是男友身上。我們以為奇蹟可能藏在任何人身上,但就是沒想到那個人是自己。」

 

控制與迫害的遊戲

女性變得比男人更男人

 

這個世界玩的遊戲,也是女性能量被壓抑的原因,「每個孩子來到這個世界,都是為了遊戲,一個我藏你找的遊戲,而且這是一個有關控制的遊戲,我們設計了這個遊戲,去控制還沒找到這個秘密的人,我們讓頭腦凌駕了心靈,用理智控制了感性,我們必須進化脫離這個控制的遊戲。」

她透露這個遊戲的關鍵,在於男性能量與女性能量的此消彼漲,「女人必須知道,我們原來就是大地之母。但男人不知道一個祕密,在女神的信仰中,男人的精液,跟生育完全無關,當他們一旦發現之後,就把所有的圖書館毀了,開始迫害擁有知識的女人,展開獵殺女巫行動,這就是一個男人想要控制的遊戲,土地與女性,甚至醫療,因為這些女性通常是巫醫或祭司,她們是愛的保有者,男人們想控制這一切,當然這與好或壞,邪惡或神聖無關,這只是一個平衡的遊戲。」

 

這樣的迫害造成了一段時期的不平衡,導致後來女性比男人還男人,「世界顛倒了,每個人內在都有雙重象限,每個人的內在都有男人有女人,而這兩者總是不平衡,通常我們都使用了太多左腦,右腦則使用不夠。我們用太多腦袋,不太用心,或是我們的直覺。我們不相信直覺,我們不相信自己,這都是被制約了,當事情明擺在眼前我們選擇視而不見,因為我們不知道如何使用。」

 

 

更多精彩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 94/7月號】
更多精彩文章,請上魅麗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