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魅麗

首頁 精彩魅麗 > 觸動人心People > 【95期】與大師對談_專訪日本家庭系統心理治療師田村毅

【95期】與大師對談_專訪日本家庭系統心理治療師田村毅

【95期】與大師對談_專訪日本家庭系統心理治療師田村毅

人如果在家庭中經歷了情感的傷痛,通常不會講出來,但人都想要獨立自主,隨著社會越來越自由、越趨向個人化,這些經歷傷痛無法說出的人,也就會越將自己孤立和獨立於社會之外。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與大師對談

 

文章出處:魅麗雜誌95 2015/08/01

 

專訪日本家庭系統心理治療師田村毅

解開你的親密束縛

個人心理治療、家庭治療、夫妻治療到性治療,是一延續性的家庭系統治療概念。

 

 

孩子是一面鏡子

反射家庭與父母問題

 

佩霞:你這次來台灣特別有幾場演講,談到「繭居族」的問題。我們今天想談談不想上學的孩子,在日本稱為「繭居族」或所謂的「宅男」。

 

田村毅:「繭居族」多為青少年,不是成年人。成為繭居族的這些孩子,多半不是由他們自己的父母帶大,而是在其他因素支持下長大,最後,當他們離開原生家庭、離開他們的父母後,父母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重要課題。在許多案例中我們發現,「繭居族」的不僅是個人的問題而已,還包括背後延伸的人家庭因素、人際關係等。

 

人如果在家庭中經歷了情感的傷痛,通常不會講出來,但人都想要獨立自主,隨著社會越來越自由、越趨向個人化,這些經歷傷痛無法說出的人,也就會越將自己孤立和獨立於社會之外。我們想做的,就是讓這些人找到支持他們治療傷痛的組織和方法,就像如果你身體疼痛,你會去看醫生,你牙痛,你找牙醫,如果你有情感上、感覺上的傷痛,你會去找心理醫師,這是非常簡單的道理。

 

傳統心理學是針對個人與這些問題進行處理和治療,但在這三十年逐漸發展出來的家庭系統治療,不僅針對個人,還從個人背後的家庭和家族因素,做全面的處理和治療。我治療的方式是從孩子個人的問題切入,再進一步看見家庭的問題。可能採取家庭治療,或是進行夫妻治療,專注在婚姻關係上,最後才是性的治療,包括如何增進夫妻之間在身體上的親密連結。

 

佩霞:你在許多青少年身上工作,是否發現許多課題來自他們的父母?就像你在演講中所說的,孩子僅是通道,當你認真檢視他們時,發現他們的知識都來自父母。

 

田村毅:小孩是相當美好的,是非常自然、純真的,就像一張白紙,你可以在上面畫任何東西,父母的養育就像在那張白紙上畫任何東西,學校老師也會影響孩子,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孩子是純真的,因此你不需要給孩子做什麼心理治療,吃什麼藥,就是為他們在家裡和學校,創造一個美好的環境。這樣孩子就可以朝往正向成長,這就是養育。

 

父母對小孩的養育方式分為兩種,一種是保護,來自母親;另一種是放手,來自父親。孩子在童年時期,非常需要母親的照顧和保護,但是孩子會長大、離家和獨立,所以放手也非常重要。傳統日本在養育上是以母親為主,母親主內、父親在外賺錢,母親是主要的養育者,也是家裡做主的人,台灣或許也是如此,但在美國,父親與母親的重要性是一樣的。日本的方式或許對孩子的童年很好,但到了要對孩子放手的階段,可能就會有問題,阻礙孩子到外面學習獨立的機會。我身為一個男人、治療師和父親,鼓勵父母給孩子一個放手的環境,讓孩子可以長大。

 

佩霞:我們與正在經歷痛苦的人互動,聽聽他們的分享,對他們來說是好的,但是現在年輕一代都熱衷上網,忽視生活中很多事情,他們不喜歡和父母說,沒有異性朋友,也沒有什麼人際關係,在台灣我們稱他們為宅男或宅女。他們似乎不信任任何人,缺乏與其他人分享心事的經驗,他們許多時候壓抑自己的情緒,然後躲在電腦裡。

 

田村毅:在日本也有這樣的情形。他們無法親自面對面溝通,就是躲起來,非常害羞。他們有特殊的嗜好,沈溺在其中,所以變得心胸狹窄,他們大部分是成年人。曾有一位母親向我抱怨,她的兒子回家,沒有做什麼事,就是待在電腦前面。

 

佩霞:你在演講中談到,網路對那些原本就喜歡待在家裡的人是好的,因為網路給他們一個機會,可以與外界連結。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觀點,可否再多談一些?

 

田村毅:沉溺在網路世界只是一種行為上的問題。網路不是問題、使用網路也不是問題,但沈溺在網路就是問題。以飲酒來說,威士忌、啤酒都不是問題,網路就像一種好酒,非常吸引人,那是一個美好的世界,喝一點酒是一種享受,對身體健康有益,但喝太多酒,就會引起許多問題。

 

 

更多精彩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 95/8月號】
更多精彩文章,請上魅麗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