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魅麗

首頁 精彩魅麗 > 封面故事Cover Story > 【95期】封面故事_黃楚文 旁觀者 隔點距離審視自己

【95期】封面故事_黃楚文 旁觀者 隔點距離審視自己

【95期】封面故事_黃楚文 旁觀者 隔點距離審視自己

人都有聽不見內心聲音,迷惘的時候。重要的是有沒有試著學習怎麼慢慢變得堅強,從意志上、心靈上慢慢磨練自己,好好去做一個人。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文章出處:魅麗雜誌95 2015/08/01

蜷曲的手指,將湯匙卡在虎口上,艱難地從碗裡撈出一小口粥,影片中的他看起來似乎用盡所有的力氣想要控制方向,卻還是危顫顫地在途中灑了一地……不過是手到口的距離,平常人不到一秒就能完成的動作,對他來說卻是如此遙遠。

 但是,對他來說,最遙遠的或許不是如常進食的願望,與漫長而無望的復健,而是不久之前,在新加坡生物醫學領域受人尊敬的專家。

 

絕望的病痛 開啟了自我對話

作為分子生物學家,年紀輕輕就將美國頂尖醫事技術引進東南亞的黃楚文,可說一帆風順。但就在三十一歲那年,在他事業蒸蒸日上的時候,一場連醫生都無法定名的怪病突然襲擊了他。黃楚文的神經系統,不明原因被自身的免疫系統攻擊,幾近摧毀。

「那時候,我完全沒辦法動彈,也喪失了觸覺,醫生說我是全身癱瘓了。而且因為視神經受損的關係,我的眼睛也失明了。我幾乎感覺不到任何東西,只有內臟無時無刻的劇烈疼痛,讓我知道自己還活著。喝一口水嚥一口飯,都像有刀片在血肉裡來回地割。」更絕望的是,醫生告訴黃楚文,他的神經元軸突受損嚴重,這輩子可能就這樣不會好了。從光明的前程掉落到無邊的黑暗,從天之驕子到臥床不起的病人,原來只有一步之差。

不過,比起身體上突如其來的痛苦,更讓黃楚文難受的,是心理上的打擊。除了面對未來的惶恐,讓家人傷心的自責,還有信仰上赤裸的質疑,「我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當時曾有人不客氣地對我說,我會生病是因果業報。但是天啊,我究竟做了什麼大逆不道的事?讓我想禱告都沒有力氣,想回頭都不讓我轉身?我那時候很內疚,被一直以來的信仰價值否定,在精神上是一種徹底的折磨。」

 不斷被這些來回的念頭擠壓著,幾乎都要讓黃楚文放棄希望。但幸運的是,也許是因為科學背景出身的理性,加上外在一切被迫停擺後帶來的空間,他開始在混亂的聲音裡找到一絲清明的空隙。「我第一次像個旁觀者,把自己重新審視過一次。我聽見了心裡的很多疑問,並開始嘗試去找答案,為什麼我會遭遇這些病痛?為什麼努力唸經禱告病卻不會好?以及,真理到底是什麼?」

 瀕死的體悟 相信心裡的聲音

也許是時候到了,黃楚文這趟往內心找路的旅程,在一次的瀕死經驗後有了突破性的轉折。痛苦的時候,他曾經想過要死,但是真的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他的心卻告訴他,其實自己還想活。

 「很難用言語形容當時的感覺,在意識慢慢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就是宇宙意識的一部分。一瞬間,我感覺到自己就像一滴水投入宇宙的海洋,沒有你我的界線,我就是花草樹木,就是飛鳥走獸,就是地球上所有的人,我們的心跳都是同步的。我突然明白自己的軀體,只是宇宙間變換無常的物質,而既然我就是宇宙意識的一部分,我一定有能力治療自己。」

 於是,再度回到現世的黃楚文,即使過去曾擁有豐富的生物醫學知識,卻決心要捨棄理論和經驗,改變自己的信仰系統。「我決定不去管醫生對我的病理學判斷,以及自己心底留存的質疑。我選擇相信內在有足夠的力量可以治癒自己。我用了很長一段時間加強自己的信念,有意識地剝離舊的觀念,相信心裡那個新的聲音。」

 黃楚文發現,在那最痛苦困頓的時候,腦袋裡的邏輯沒有辦法幫助他,他能做的,只有全然相信心的力量。「我們總是會有跌跤的時候,那時候就會反省怎麼回頭幫助自己,穿越挫折,就會在裡面找出一條道路來。後來,我決定每天只把意念集中在一個願望上--我想要好起來。這個信念強大到,我甚至可以為此相信太陽能打西邊出來,水裡有火,火裡有水。」

進入內心獨處 理解一切發生的緣由

憑藉著心裡這份純粹的力量,即使病情沒有因為戲劇性的轉折而有戲劇性的進展,但黃楚文的內心多了一分篤定,即使復健的過程再怎麼辛苦,甚至連旁人都不忍卒睹,他也發誓要堅持下去。從翻身、坐起來、練習吃飯,到再度站在承載一切的大地上,他就像再活一次的嬰兒,緩慢地把初來人世學過的一切,一項項地撿回來。

黃楚文笑笑地說,這樣的故事看起來很勵志,但過程中並不是每個人都會支持自己,「你們知道嗎?當我忍受著幾乎讓人昏厥的劇痛,拚命做復健的時候,醫生還罵我,叫我不要這麼不知足,我能坐在輪椅上已經是奇蹟了,就接受自己這輩子只能這樣吧,不要再抱著沒有根據的希望,讓陪在身邊的家人跟我一起痛苦。」

他坦言,被別人這樣看待的時候也曾覺得氣餒,懷疑自己的堅強是不是反而給身邊的人添麻煩,幸好心裡的聲音未曾消失。「當我獨自一人的時候,我會再次進入自己的內心。我開始懂得用新觀點去看待過去的生活,然後問自己更深層次的問題:我人生的目標是什麼?為什麼我會生這麼嚴重的病?為什麼會有痛苦?」

一次又一次,答案變得更加清晰,黃楚文意識到過去生命裡所有的衝突,都是因為錯誤的信念造成,他回顧自己過往的歷史,困苦的童年、焦慮的求學階段、高壓的職場環境,發現宇宙的一切發生都有理由,都是為了要教會人們什麼事。「體會到這一點後,過去的很多憤怒和疑惑就消解了,我甚至可以真心感謝生命裡存在好多問題,貧窮的家境、不合理的升學制度、職場複雜的人事……我癱瘓在床上的時候,連這些煩惱都不可得,那時候才發現,有問題其實是被祝福的,那表示你還有資格擁有問題。」

不當心靈乞丐 腳踏實地把功課做完

回過頭來看,眼前的黃楚文就像個容光煥發的鄰家大哥,遠從新加坡來台的他,甚至一遊需要嚮導才上得去的東部秘境「栗松溫泉」,如果不是YouTube上的影片留住了他生病時的奮鬥史,實在很難相信,坐在對面時而發出宏亮笑聲的他,曾經是被判定要臥床一生,又癱又瞎的病人。

「雖然比起以前,走路的速度要慢一些,晚上的時候視線也還不是很清楚,但現在生活都可以自己打理得很好了。」花了四年的時間慢慢痊癒的黃楚文,俏皮地調侃了一下自己:「有人說,像我這種遇上特殊經驗的人,不是一個晚上就好啦,怎麼慢吞吞花了四年才好咧?我覺得是老天要我告訴人,這樣才是比較實際的。」

沒有戲劇性的一夜治癒,因此在這四年裡,黃楚文才有機會反覆堅定內在的信念,並且本著科學家的精神,徹底從自然醫學、中醫去研究人的五行,找到平衡的方法,歸結出一套獨創的自癒理論分享給別人。

「一個人生病不能走捷徑,有些病是要磨練你,就是得花上幾年的時間慢慢改變生活習慣、信念、處世待人的方式,這才是比較符合現實的。」黃楚文笑著說,有時候人的心靈是很懶惰的,什麼都想要奇蹟,什麼事都只想求,這樣根本不是做人,是做乞丐了。

「我在生病的時候對這點有很深的體悟,那時候我也曾經拚命求神讓我好起來,一直到有一天,我突然醒覺,大家都只想求,沒有給,這一點都不符合宇宙最簡單的規則--有捨才有得。」因此,黃楚文當時在心底發了一個大願,「後來我做了很大的覺悟,告訴祂,從今以後我願意當祂在人間的手、在人間的腳,我在這世上剩下的時間全部都是祂的。這也是為什麼,後來我努力去探訪生病的人、寫書、教課,希望有更多人能像我一樣從病痛中痊癒,這一切,都是在實踐我當初的諾言。」

三步前兩步後 磨練自己好好做人

總結黃楚文這個「緩慢的奇蹟」,陪伴他走過生命裡不見天日的甬道,回到原點,最重要的還是他信任了心中那道細微卻堅韌的光亮。「有人問我,我的治癒過程病情反反覆覆,這四年之間,不會有很迷惘,覺得再也聽不見內心聲音,無法相信自己的時候嗎?我很誠實地說,會。」

彷彿是為大家探路的前行者,即使黃楚文帶著強大的信念,卻也沒有規避掉一般人會遇到的挫折。「雖然我不斷告訴自己要相信內心的聲音,但是每天的狀態,實際上是起起落落的,很符合一般的人性。我常說我的過程沒有什麼很誇張的戲劇效果,所以對別人來說比較有參考價值,這條路就是三步前兩步後,搖搖晃晃地前進。重要的是,你有沒有試著學習怎麼慢慢變得堅強,從意志上、心靈上慢慢磨練自己,好好去做一個人。」

至於,人要怎麼能夠真誠地去相信心裡的聲音,黃楚文說了一個很有意思的故事。「有次我偶然受人之託去拜訪一戶人家,一位老先生來應門,才一聽到我的名字就激動地掉下眼淚。原來,他的女兒生了重病,有天他為女兒禱告時,聽到一個聲音告訴他,有個叫『John』的人能治好他女兒。但是天底下的『John』何其多,老父親再怎麼焦心也無從找起。沒想到過了幾天,這個『John』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

或許,一切的發生,冥冥之中都有一股無可名狀的力量。在那一刻,是「祂」借了黃楚文的手敲開那對父女的大門,就和當年在他痛苦到幾乎要放棄生命時,溫柔承接住他的雙手一樣。如果人能體會自己最純粹的心念,同時也是宇宙一部分,或許就能找到心中的篤定了。

 

 

更多精彩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 95/8月號】
更多精彩文章,請上魅麗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