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魅麗

首頁 精彩魅麗 > 觸動人心People > 【101期】有人這樣過生活_謝哲青的紙鈔之旅 乘載夢想遠行 循著感性回家

【101期】有人這樣過生活_謝哲青的紙鈔之旅 乘載夢想遠行 循著感性回家

【101期】有人這樣過生活_謝哲青的紙鈔之旅 乘載夢想遠行 循著感性回家

「人活在世上不可能真像佛家講的斷掉貪嗔癡,如果沒有辦法斷掉就一定會有某種執著,收藏是一種執著與癡迷,是一種魂牽夢繫很想擁有某樣東西,我很少會對東西有強烈的執著,因為我的人生過去丟掉很多東西,或說我實際上擁有的東西很少。」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文章出處:魅麗雜誌101/ 2016/2/01

謝哲青的紙鈔之旅
乘載夢想遠行 循著感性回家

有固定的廣播和電視節目主持,經常上電視受訪及演講,不斷旅行加上不算小的文字產出量,行色匆匆中,謝哲青永遠找得出時間,做些令人耳目一新的事。

對不是收藏家的大眾來說,鈔票,就是用來使用的,頂多再加上旅行時留幾張做紀念,又或是看到哪一國的鈔票特別漂亮,有特殊意義,收個幾張,例如五十法郎上的小王子,在歐元通行之後,就特別多人想要擁有。但是,像謝哲青這樣收藏紙鈔三十多年,擁有四千多張世界各國紙鈔的人,又不純然是為了投資,就顯得特別了,最近他出了一本個人紙鈔收藏書《鈔寫浪漫》,也辦了一場公開免費參觀的紙鈔藝術展。

 

童年為生計汲汲營營

到開啟另外一個世界的想像之窗

 

「人活在世上不可能真像佛家講的斷掉貪嗔癡,如果沒有辦法斷掉就一定會有某種執著,收藏是一種執著與癡迷,是一種魂牽夢繫很想擁有某樣東西,我很少會對東西有強烈的執著,因為我的人生過去丟掉很多東西,或說我實際上擁有的東西很少。」紙鈔展開幕那天,各媒體專訪時間卡得極緊,又不斷往後推遲,謝哲青快步走過來,坐定就開口。

越是丟得勤的人,在意起某樣東西時,就越會上心,他認為自己對紙鈔的執著,應該跟不富裕的幼時生活,無法切割,「我是一個藍領階級家庭出來的小孩,父母永遠為了生計汲汲營營。以前不太敢跟人講我有這嗜好,覺得講出來很丟臉,想說家裡這麼窮我還收集紙鈔。」說著他笑了起來,「事實上我是喜歡紙。紙,對我來講是一個具有延展性的東西,它變成地圖指引你方向,變成郵票為你攜帶訊息,它變成書承載文字,我對紙一直有執迷,紙鈔,只是其中一項,我當然喜歡錢,但除了票面代表的價值之外,紙鈔對我來說,是開啟另外一個世界的想像之窗。

 

賺了錢就可以出國
但紙鈔帶著我走向內心

五歲時得到的一張外國紙鈔,謝哲青珍藏在媽媽給他的喜餅盒裡,從此展開了對紙鈔的癡迷,「我在成長過程中是個很叛逆的小孩。現在看我的樣子不像,但我內心是很容易激動的,以前我甚至很容易憤怒。」藍領之家的拮据對謝哲青不是最痛苦,真正的折磨是必須面對父母感情不睦又無能為力,那個永遠在爭吵的家,不斷成為出氣筒的命運,他想掙脫逃離。

 

「在十幾歲時,我常出入派出所,原因是我常常在外面打架,做了很多很叛逆的事情,我當時想要透過這些擾亂社會秩序的行為,讓父母親到警察局去保釋我,我想要讓他們丟臉,我要讓他們失望,但就在那一次又一次的叛逆、一次一次讓父母去警察局保釋我的同時,勝利感慢慢慢慢沒有了,罪惡感一天比一天強烈。我在高中的時候就出來打工,我們家有一段時間整個離散,父母跟小孩都各自在不同的地方過生活,那時我開始到處去旅行。」

 

一開始謝哲青需要金錢的力量帶自己遠離,他到酒店跟電遊場打工,領船員證跟著大船到世界四處漂泊,「以前工作只是為了賺了錢就可以出國去,現在年輕朋友很幸福,可以合法打工,我當年是打黑工。我曾經在義大利的中餐館打工,下班時餐廳說我今天做得不好,不給薪水,但明天我還是得去,因為去餐廳打工至少有飯可吃。在那段時間我想清楚了,我真正不滿的是自己,跟父母親一點關係都沒有,不是什麼原諒他們,是瞭解自己的懦弱及無能,因為自己那時沒有能力改變家裡狀況,我能做的只是用愚蠢的方法來發洩。再回到台灣之後,回到正規生活開始老老實實過日子,我修補跟家人的關係,也認真的工作。現在很多年輕的朋友跟我說想要出國,我就會問他們,你真的瞭解你要出去的原因是什麼嗎?早期我演講時常說,旅行是為了找到回家的路,原因就在這裡。我在十多年的漂泊後,真正理解到其實我是想念家的。這些收藏就是從一張紙鈔開始到現在,一直延續,紙鈔帶我從家出發,我以為是我走向了世界,其實是紙鈔帶著我,走向了內心。」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本期
【魅麗雜誌 101期/2月號】
更多精彩文章,請上魅麗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