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魅麗

首頁 精彩魅麗 > 封面故事Cover Story > 【107期】封面故事_沙久/自由書寫的靜心

【107期】封面故事_沙久/自由書寫的靜心

【107期】封面故事_沙久/自由書寫的靜心

每天在手機上傳了多少訊息,對著電腦螢幕敲下多少字句,都是一種書寫形式,人與人的關係越遠、越虛擬,我們就依賴書寫越深。古代人用飛鴿傳書,現在飛網傳訊,離不開書寫的人們,可以把書寫變成一種靜心嗎?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文章出處:魅麗雜誌107 2016/8/01

 

沙久在走入心靈領域之前,曾是一位資深編輯,文字對他來說是工作的一部分。他也觀察到,把文字當作一種抒發的管道確實很好用,如果能更進一步把書寫變成自我觀照與覺察的工具,就可以帶入靜心的品質。

 

靜心吸引人的地方,是人可以透過嘗試靜心的過程,自然而然來到內在的寧靜,沙久形容:「外在那些會刺激人的事物,依然還在發生走在街上觸目所及,可能還是很多事件物件令你不滿意,但你內在會有一個平靜的中心,可以去觀照這些事情,比較不容易隨之起舞,情緒與身體都會更容易放鬆,來到寧靜專注。

 

靜心的方式很多,不必然是靜靜坐著冥想。靜心,可以與肢體活動一起發生,而且可能會比靜坐更適合現代人進入。為什麼要動?沙久認為:「動,是為了靜心前的一個準備。但這不表示所有活動都具備靜心的品質,想要達到動態的靜心,後面必須要有一個靜默靜下來的階段,我們不再發出聲音,不再有身體的活動,讓我們的注意力完全回到心。

 

多元的靜坐方式

藝術性與肢體性都能穩定能量

 

沙久從眾多帶有動態的靜心方法中,歸納出兩種類型,一種是比較藝術性的,例如透過繪畫、書寫、聲音。表達無意識裡面,或者頭腦裡面,那些被壓抑的、制約的部分,那些無法被自由移動的東西,可以透過藝術性的活動表達出來。由於藝術不必有很明確的語言,不用解釋,因而更加自由。也許裡面有我很多的情緒,憤怒、悲傷、緊張,那些說不上來是什麼的抑鬱,透過用藝術訴說的過程,被釋放出來了,頭腦就鬆開了。所以之後進入靜坐的時候,變得容易,因為心中的雜念先被放下了。

 

第二類沙久認為比較動態,一些律動、還有瑜伽,都屬於肢體類的發洩。最有名的就是奧修設計的動態靜心,它前面有大量的呼吸與肢體動態,甚至很激烈瘋狂地活動你的身體。這樣的動更徹底,更沒有語言,你不需要也無法思考,就只是動而已。沙久分析一般狀況下,我們的能量不是集中在頭腦,就是在身體,沒有中間地帶,「身體一旦動了,能量自然會從頭腦開始下降,根本不必去管頭腦怎麼了,能量就已經來到身體。所以當這個階段結束,特別容易感受到那分安靜是什麼,這個是所謂動態式的靜心,對於現代人靜心的幫助更大舞蹈則介於藝術性跟肢體性之間,偏向肢體類。

 

自由書寫簡單易行

超越頭腦的習性找到自由

 

沙久最常帶領的靜心方式是自由書寫,就屬於第一類藝術性的活動,是個進入門檻很低,卻效益很大的方式。純粹就自由書寫這件事情而言,你只需要瞭解一些基本概念,一些跟我們平常書寫不同的重點,就可以自由進行。

 

自由書寫的課程很容易入門,工具又簡單,家裡任何一支筆,一張白紙、廣告傳單的背面,都可以寫。它是一種狂野放肆的抒發,可以沒有任何邏輯,沙久說:「你現在出現什麼念頭、想法,就如實直白地寫下來,這不是一篇文章,比較像是一篇瘋狂的胡言亂語。這個瘋狂的胡言亂語讓你的內在變得自由,所有曾經被制約的、被壓抑的,都透過這過程寫在紙上。它將被你看見,而不是被你的頭腦看見。」

 

妙的是很會寫文章的人,有時反而會遇到障礙,沙久指出:「在自由書寫中,語句可以是破碎的,必須很直接很直白地寫,沒有任何過濾修飾,也不必管它合不合邏輯。善於文字表達的人,會不由自主地想把自由書寫變成一篇文章,會無可克制地修飾,放不下原來的習性。對於這些人來說,寫出一篇很優美的文章,是最能肯定自我的部分,放不下,在自由書寫時就會碰到障礙,有強烈的執著。」

 

 

沙久ProfileSarjo

    早年任職於出版業,將近20年的職場生涯,培養了個人務實了解社會人生的能力

    現今致力於將深奧的心靈修煉技術,轉化為簡單易懂的自助與助人方法,用來幫助每一個人找到自己的內在智慧,並將平靜與放鬆帶回日常生活之中

    曾在奧修靜心中心、文化大學推廣教育中心、社工機構擔任講師

    帶領多種成長課程與個案諮詢。諸如:奧修靜心、家族排列、自由書寫、心靈圖卡(OH Cards)、奧修禪卡、直覺塔羅、彩繪靜心、禪繞畫靜心等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 107/8月號】

更多精彩文章,請上【魅麗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