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魅麗

首頁 精彩魅麗 > 觸動人心People > 【109期】與大師對談:呂旭亞/連結內在召喚

【109期】與大師對談:呂旭亞/連結內在召喚

【109期】與大師對談:呂旭亞/連結內在召喚

我們每個人生命中都有一些重要的情結,情結會轉變成真正的自己,完成整合的自由人必須通過並經驗這部分。

今天的受訪者是我期待已久的朋友呂旭亞博士,算一算認識她也已經有二十五個年頭了。當年透過民歌之母陶曉清--陶姊,認識了剛成立兩年的呂旭立文教基金會,在這裡我接觸到許多優秀的心理學專家、同儕、夥伴,也開啓了我在心理學上,無論是知性、感性的人文追尋之旅。而旭亞就是這個基金會的靈魂人物。

這個基金會是旭亞為她早逝的姊姊旭立成立的,一九八七年八月,年輕的旭立在潛水意外中喪生,親朋好友決定將愛和懷念轉化成另外一種形式,在她過世一年半後正式成立「財團法人呂旭立紀念文教基金會」。多年來,基金會持續引進國外著名的心理治療方法,也為許多國際知名大師開辦成長課程,為國內心理學教育培育了許多優秀的專業人才,同時他們也透過個別諮商、專業與成長團體和國內外工作坊,讓樂好此道的人一起成長、探索生命,堪稱國內心理諮商培訓以及心理教育的重要搖籃。

記得好多好多年前,有一次在路上碰到旭亞,她問我:「近來可好?」我帶著開玩笑的口吻,然而卻是出自肺腑之言,我說:「只要基金會不倒,我就會很好。」知道這塊土地上,隨時有一個角落,當你跌倒或摔跤的時候,有人會在旁邊抓住你,扶你一把,這確實帶給我相當踏實的穩定感。

旭亞花了八年的時間,在美國加州整合學院研讀心理學博士,之後又到瑞士蘇黎世國際分析心理學院,接受六年的榮格分析師訓練,除了專業素養,最重要的是,她是我多年的朋友,也是我心理學上的前輩。趁這個機會我也要謝謝她發起了這個基金會,讓我,還有很多對心理教育推崇的朋友在這裡找到讓自己成長的支持與力量。


跨越東西方
帶入心靈潛意識

賴佩霞:你之前在加州念的是東西整合心理學。當時有沒有經歷到什麼衝擊?

呂旭亞:在台灣,學院派的心理學都以西方為主流,我在美國就讀的整合學院是以非主流的心理學為主,而我念的是東西方心理學系。他們有個假設和論點,認為西方心理學在知識體系上很清楚,可是有一部分是現代西方心理學完全沒有涉及的,其實就是東方的傳統。我的學系在美國很獨特,學校想把靈性和東方傳承納入。我的專長是超個人心理學,企圖在心理學系統中,從人本心理學進入整合,把心靈的超越層面帶進來,並不是用純宗教性的觀點。

賴佩霞:榮格心理學到底是禪學,還是心理學,或者心靈學?

呂旭亞:榮格使用「心靈」比「心理」多。他喜歡用「心靈」,我們也多用「心靈」,而不用「心理」,來描述人的心靈狀態。「心靈」除了「心理」,還把超越性與潛意識納入。

賴佩霞:你後來為何選擇進入榮格分析心理學的領域?

呂旭亞:我發現榮格學派的知識範疇,幾乎把我個人所有的興趣都包括了,包括藝術、影像、電影、歷史、文化、心理學、潛意識。我天性喜歡潛意識和象徵性的東西,在讀了一些榮格分析師的觀點之後,我發現他們有一種能力、一把鑰匙,把古典或現代的事物,以全新的角度來解析。

我看了榮格對西藏生死書和易經的觀點之後很震驚,他竟然可以把古代典籍用現代的觀點解釋出來,講完之後,古典的作品就有了新的光彩!後來正好有人邀請湯瑪士克許夫婦來台演講,講的是「煉金術」和「移情」,內容我很喜歡。

在台灣,我是第一個在研究所教榮格分析心理學的人。我教榮格分析心理學,在知識上理解,可是在跟這對夫妻相遇的經驗中,有一個東西不太一樣,就是分析的內涵不同。它不僅是知識而已,有一種心性的傳承。我認識這對夫妻之後,就開始接受遠距離的分析。


分析個案之前  先清理自己

賴佩霞:接受分析是成為一個分析師之前必須經歷的嗎?

呂旭亞:我申請進入蘇黎世國際分析心理學院之前,必須先被分析至少五十五個小時。

賴佩霞:在國外,要當一個治療師、分析師之前,必須先經歷整個被諮商過程,但在台灣好像沒有這樣的規定是嗎?

呂旭亞:是的,在台灣沒有。我以前在大學教書,只能鼓勵心理學系的學生接受諮詢。記得我在加州時,心理師的協會就曾討論,是否要把個人治療的經驗加進去。

賴佩霞:我覺得這個差別非常大。你覺得走過自己的生命歷程,接受過分析和輔導,與只是念研究所、考上執照後,為別人進行治療的差別是什麼?

呂旭亞:最大差別在於,他對自己的議題有沒有認真對待。學習知識時,我們一定會碰到關於個人的議題。但是一般人的通病是,遇到自己的傷痛和難處時會閃開,還以為一邊學習,一邊瞭解自己。其實瞭解自己只能到達一定程度,因為人的內在會產生抗拒。如果自己不先走過,很難治療別人。若沒有做完個人工作的心理師,他們的盲點或陰影繼續被隱藏在那裡。

麻煩在於,你將來對個案一對一做心理工作時,自己沒有處理的部分,會很清晰在某些議題上出現,但你沒有辦法處理。這很像外科手術用的器具被沾污了,你用的方法、或你說的話語和觀點,其實會被你自己沒有處理的議題沾染。個案的工作會受阻,做不深,更嚴重的話,會對案主造成傷害,也會傷害到自己。

我以前在研究所第二年開始看個案,屢試不爽的是,諮商師有什麼問題,個案就帶來什麼問題。年輕的研究生,開始實習接個案,想躲也躲不掉,例如,親子關係、特別情結的個案,一個接著一個來。他們的個案一系列都是他自己必須先處理的議題。精神世界就是這麼神奇,這是宇宙的智慧。

賴佩霞:多數人對榮格不甚瞭解,你可否跟我們講幾個榮格學說中比較重要的論點?

呂旭亞:榮格分析心理學最核心的部分,與其他心理學派有很大不同,他認為人出生以後的精神發展不是沒有方向,而是一條有方向的路。他認為,人自然地長出、發展出自己真實的樣貌,好像DNA。我們生下是嬰兒,我們會慢慢長出一個樣子,混合了父母的基因。榮格認為人類的精神內在也是這樣,是有目標、有方向的。


自性化歷程
找回原本的樣貌

賴佩霞:現在很多書談到天賦,是否同樣的概念?每個人都希望發展自己的天賦?

呂旭亞:其實那是榮格學派發展出來的結論。他認為人類有一個動力,會把我們推往某個方向發展。如果生長的環境、家庭、社會,與這部分產生衝突,就會產生身心上的問題。你以想要的樣子活在家裡,但卻不被允許,必須被削減、壓制或轉型。這就是所謂的社會化。社會化的歷程對某些人來說是痛苦的,因為與他們原來要發展出來的樣子不符合。對有些人來卻說是容易的,因為正好他的方式與他所處的環境互相呼應。有些人會努力,有些人在努力中要犧牲自己的天賦。

我們有一個自然而然要發展成的樣貌,可是我們不是在無菌室裡成長,進入人世間會產生很多各種拉力,把我們扯來扯去,所以,絕大部分是在妥協的過程中成長。我們年輕時,在這個妥協的過程中,希望得到社會的認可,需要有愛和親密關係,所以我們不可能完全照我們希望的方式展現,因為希望得到周遭人的肯定和回報,不管是薪水、職位和名聲。到了某個階段,我們遇到劇烈的變動時,通常我們會在人生中期,開始產生內在騷動。有一種呼喚,要把自己再拉回到原來的樣貌。我們把自己拉回來的那條路的過程稱為「個體化歷程」,好像你內在有一個自己、本性、真我、自我,發出很大的召喚力量,也就是我們所熟悉的「中年危機」,這是榮格所創的名詞,因為他自己就遇到了。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109期/10月號】

更多精彩文章,請上【魅麗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