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魅麗

首頁 精彩魅麗 > 名家專欄Column > 【111期】滾滾紅塵_夏珍/想想,老後要靠誰?

【111期】滾滾紅塵_夏珍/想想,老後要靠誰?

【111期】滾滾紅塵_夏珍/想想,老後要靠誰?

是社會結構的改變?還是歲月十足十地在我們身上寫下了改變?面對捉襟見肘的老後,能怎麼辦?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貧窮」竟成為台灣社會惘惘的威脅,就在這二、三年之中,從年輕人的二十二K、「下流老人」、最近連「流沙中年」都出來了,這三者其實環環相扣,成為一串粽子般,預示新的社會趨勢,老中青三代,都面臨嚴峻的生存尊嚴,我們該如何「活得像人」?

年輕時還能養活自己的人
到老幾乎無法再指望

「下流老人」這個名詞是日本社會學者藤田孝典所引進,源自他同名的一本書,基本論點是:即使你年輕時月入五萬(已屬中產階級),到老依舊可能「又窮又孤獨」,根據他估計,日本有六到七百萬人面臨此一處境,日本若提不出有效的政策,屆時將出現「一億人的老後崩壞」,何以致此?

日本長期處於悶經濟而無法有效逆轉,再加上少子化、啃老族,年輕時還能養活自己的人,到老幾乎無法再指望與子女共同生活,不是沒子女,就是子女連自己都養不起,若身有病痛那就更悲慘了,要不是付不起巨額的醫療負擔、進不了療養院,就是沒有可依賴的親友。

悲慘之境還不止此,如果老人有邁向中老年的的子女,而且又有病痛,無法工作,很有可能成為「反向照顧」,長輩以有限的積蓄負擔子女的醫療開銷,想像得到,最終就陷入「兩代貧窮」,而且,這個現象在中低收入戶猶為嚴重。隔代照護已經是偏鄉的普遍趨勢,兩代貧窮若下一代的晚輩沒有機會在社會流動過程中,為自己掙得一個比較好的地位,貧富差距不但擴大,而且近乎難以逆轉,台灣曾經創造的「經濟奇蹟」,將再也無法落實到每一個人。

不只要儲蓄金錢
還得儲蓄人際關係

二十年前,台灣就開始流行「慢生活」,這個概念下許多事業有成的前中年期的人,選擇放下奔勞半生的工作,但那時候追求的是「從心所欲」,和「回鄉照顧老父母」大大不同。夫妻倆各有一個家,兩個家庭老人家都在,是幸福也是包袱,薪資階級,一分薪水支應三個家庭,豈能不捉襟見肘?照顧,還不只是薪資付不付擔得起的問題,重點在於心力難以負荷,而當他們心力難以負荷而陷入深沉暗黑的憂鬱時,甚至無法向朋友發出求救訊號,因為我們的社會習慣為英雄喝采,不習慣為狗熊伸出援手,而成為狗熊要尋求「同情」這件事,對許多人而言,甚至是尷尬的。

年輕時候,從來沒想過「老後」這件事,初入社會也從沒想過二十二K是否足以應付生活;養兒育女後,兩個家庭的四個老人家是我最大的後靠;待兒女漸長,而我也從中年開始往老境邁入之際,四個老人已經走了三位,而且,從勞務到薪資,幾乎不需要我的付出,相對於我同輩朋友,實在是無可比擬的幸運或幸福,老人家離開的時候,或許對於自己未成為子女的「包袱」也感到欣慰吧。

然而,「老後」卻是每個人不能不面臨的人生處境。藤田孝典的建議是,老後不只要儲蓄金錢,還得儲蓄「人際關係」,及早建立自己的「救援系統和安全網絡」,不能完全依賴子女,用史學大家陳寅恪十個字形容:「獨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不只學術研究,我們的人生亦復如此。至於政府?不論有沒有長照政策,政策好不好,還是不要想太多,自己,永遠是最可靠的,唯其如此,才可能擺脫兩代相互脫累的窘境。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111/12月號】

更多精彩文章,請上【魅麗FB】

【線上購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