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魅麗

首頁 精彩魅麗 > 名家專欄Column > 【117期】西拉雅的一年-第一次 學炒龍眼花就上手/褚士瑩

【117期】西拉雅的一年-第一次 學炒龍眼花就上手/褚士瑩

【117期】西拉雅的一年-第一次 學炒龍眼花就上手/褚士瑩

上次提到的西拉雅龍眼花茶,引起聞香客的好奇,大家不但想喝一口,更不停詢問這花茶到底怎麼做出來的。


冒著泡的糖漿,噴到我毫無包覆的前手臂,立刻像被子彈擊中般疼痛,而且很快就在皮膚上燒出一個紅通通的洞,疼得不得了。

就在四十分左右,神奇的片刻發生了。水分一瞬間消失,一顆一顆龍眼花大小的糖球出現,隨著鍋鏟繼續翻炒,原本深褐色的糖球,顏色變得越來越淡。


跟隨馬尾阿伯郭雅聰一家,採收了季節第一批龍眼花之後,我第一次知道西拉雅地區「放伴」的傳統。

「放伴」是農家們彼此互相幫助,不論哪一家人需要人手,大家會主動去幫忙,而且當作是自己的事一樣認真對待,因為等到自己家需要人手的時候,大家也會去當幫手。

 

放伴不用工資        是自己記在心裡的情誼

我跟著Hoke,帶著早上採回來的龍眼花,片刻不浪費地回到農場,一群馬尾阿伯的朋友已從遠近各地來到,蓄勢待發準備幫忙。

原本正在喝茶聊天的一群中年大叔,一看到花在竹篩子上,倏然各就各位,一字排開,有人將比較大的樹葉、樹枝、昆蟲,先用網目比較大的竹篩子濾掉,交給下一個人用網目比較細的竹篩子,輕輕反覆篩過幾遍後,看到幾乎都剩下黃色的龍眼花了。

接著幾位大媽,還有Hoke家裡的女眷,全員出動,大媽們戴起老花眼睛,一人拿一個小鑷子,立刻用專注的眼睛跟輕巧的手指,將肉眼幾乎看不到的雜質、小樹枝及樹葉挑揀出來,而且只能用指尖輕輕撥動花朵,最忌太用力捏傷了飽含花蜜的花朵。

「咦?他們是專門來工作的嗎?」我好奇地問Hoke。「沒有啊。他們就是朋友,來幫忙的。」Hoke說。「不用付工資嗎?」我還是不能理解。

「雖然沒有白紙黑字寫下來,但是我們這裡的人,心裡都記得自己欠了誰幾天工,一有機會,就會去幫回來。」Hoke跟我解釋放伴的道理。

 

融化糖漿滾燙燙      一不小心就燒掉一塊肉

 

挑檢乾淨的花朵,立刻要交到火爐邊上,全身包得密不透風的馬尾阿伯那邊。他早在一口製作宴席料理的巨大不鏽鋼大炒鍋中,融化了大量的冰糖,拿著鏟子非常有韻律地不斷攪動著,確定透明的冰糖水越來越黏稠,但是不能有任何燒焦。

 

「穿這麼多難道不熱嗎?」我問馬尾阿伯。「等到糖滾了你就知道。」話還沒說完,冒著泡的糖漿,就有一滴噴到我毫無包覆的前手臂,立刻像被子彈擊中般疼痛,而且糖漿很快就在我的皮膚上燒出一個紅通通的洞,一摸就連皮膚一起剝落,疼得不得了。

 

全副武裝的馬尾阿伯笑著,眼睛完全不離開鍋子,這時候一個盛滿挑揀乾淨的龍眼花的竹篩子來了,緩緩倒進滾燙的冰糖漿裡,連糖帶花均勻的混合攪拌,炒花的過程,火候必須均勻,每一鏟的手勁強、但力道要剛好,才能不燒焦,連續四十分鐘,手酸了,不能中途換手、也不能停下來,只能左右手輪流交換。

 

褚士瑩PROFILE

 *國際NGO工作者、公益旅行家、作家

*位於南台灣的西拉雅。住在嘉義、台南的朋友,沒有幾個人知道西拉雅在哪裡、是什麼。即使住在西拉雅風景區裡面一輩子的村民,生活在西拉雅,卻沒聽過西拉雅,就有點妙了

*因為這些不可思議,褚士瑩選擇西拉雅,當成給自己為期一年的重要功課,課名叫做「發現」

*褚士瑩希望在離開這個島嶼二十多年以後,與台灣鄉間重新建立美好關係,透過再發現台灣的平凡之美,再發現自己內在對於美好生活的需求。並與《魅麗》讀者分享